我叫張明27歲,在上海的一家IT公司做市場銷售。有一年多沒有交女朋

友了,現在自己一個人,也沒有買房。

  上海的80后不是富二代怎幺買,太他媽的貴了,我現在每天心里都偷偷問

候一遍炒房客的全家女性,我也沒想過要拿家里人的錢。

  因爲最近受不了一起合租的室友,太惡心了,吃完飯碗也不涮,往桌上一放,

就一星期。

  我經常幫他涮碗,所以就在上周我和他徹底鬧翻了,現在四處找房子。

  因爲收入還可以,所以在條件上也要求的好一些。做銷售嘛,自然經常在外

面跑,看了很多房子也沒一個滿意的,不是條件差,就是要跟別人合租。

  合租我其實不反對,本來上海就是大城市,外來人口多,房價高,你也不是

富二代。哪能要求那幺高,但麻比的有些合租的人,一看那長相就吃不下飯,我

也不能天天對著這樣的貨吧。

  有的房間太亂,我雖然一個大男人,但對生活的空間干淨度上還是有一些要

求,不是我事多,太髒了也不利于健康是吧。

  轉眼,跑了一星期,大夏天的,熱的我暈頭轉向不說,結果也太讓人失望。

最后我決定自己主導,求租。有一天我逛房源網站時發現一個叫愛情公寓的小區

有人求合租。

  打電話,約時間,上門。打電話時,我聽到了一個甜甜的女生,心里一激動,

媽的不是讓我遇到糖餅了吧。單身同居,萬一是一漂亮MM,我企不是人房兩收?

  下午三點,我開車到了愛情公寓,位置還可以離市中心不是很遠,二十分鍾

的車程。3546號房間,剛想咣咣咣敲門,一想到里面萬一是一甜美的女生。

  不是毀我形象,我小心翼翼的輕輕的敲了幾下,電話里的聲音又傳了出來,

誰?我一緊張,差點東北話跑出來,看房的。我輕聲的說,您好,我是約好和你

看房的人。

  門打開了,我看到了一個長像很斯文的女生,穿了一件墨綠色格子長杉,下

身一件我也說不上來是什幺材料的及膝的裙子,腿上穿著黑絲襪,戴著一副黑框

  直直的鼻子,薄薄的嘴唇,有一點卷的長發,簡單的扎了起來。麻比的我喜

歡的類型,好像是人都喜歡這種女生吧。

  您好,我叫張明,27歲,做市場銷售,東北人。同時伸出了手,對面女生

的手輕輕的搭了上來,呵呵的一樂,不用說這幺細。我叫秦雨墨!

  你可以叫我雨墨,麻比的又丟人了,見到漂亮女生我就這幺不自然啊不自然。

手也忘了放開,溫熱的手,碰到了我已出汗的手心,對面女生臉微微一紅,我想

起了還握著人家的手,我趕忙松開了手。

  把汗漬漬的手,往我的褲子上使勁抹了抹。讓您賤笑了,我見著美女就緊張。

秦雨墨說,你這也叫緊張,我要是美女,還真讓你給蒙住了,東北人都挺擅長忽

悠啊。

  話題打開了,我也感覺自然了點,確實平時我也挺能白話(東北話,能侃的

意思),做銷售的,這方面都還行,關鍵是遇著我喜歡的型了才緊張了。

  我帶你看看房吧,秦雨墨說著往里面走去,這套房子是個越層,她邊走邊說

到,她現在和一個姐妹一同住在這里,現在那個閨蜜正在上班,要晚上六點多才

能回家。

  因爲姐妹兩個人,打電話聽到我是男生才敢讓我過來看房,她一個人住的話,

可不敢和一個男生同住一起。

  當時我就有點暈,果然沒有這幺便宜的事,哪能有這幺便宜的事,讓一個這

幺漂亮的美女和我同居,不過能和她住在一起,也算是運氣了,機會早晚會出現

的,你信不信,我不知道,反正我是信了。

  這個越層4個房間,樓上兩間,樓下兩間,現在她和她的姐妹住在樓下,如

果我要是同意,就得住在樓上。

  這套房子是很正常的格局,一層中間是一個大的客廳,旁邊是廚房,樓上樓

下各有一個廁所,樓下的廁所可以洗澡,樓上的不能。

  她一邊走一邊說,原來她來在這住了一年了,一直是兩個人,她現在正在找

工作,原來的工作辭掉了,這不是爲了縮減開支,才找人合租,這才是發布消息

的第二天。

  操了,老子運氣真好,這房子我一定要拿下。

  現在這房子3000塊一個月,你要來住,拿1000就行了,水電物業平

分。我激動的差點流涕,但不能讓人看出來我這色狼樣,還是裝了裝樣子,四處

走了走,最后說,格居我很喜歡,和女生住一起干淨,我平時也很喜歡干淨。

  我還一手好廚藝,到時可以給你露一手。就這幺定了吧,我先付半年的租金,

你看行不。

  雨墨微笑著點點頭說,可以。看來她也是有點滿意我這型的吧,我人長得不

算太帥還可以,個頭雖然不高,但穿著干淨整齊。一看就不是邋遢的人,所以她

才能這幺順利的和我簽合同吧。

  第二天一早我就開始往這邊搬家,因爲一直也沒有自己的房子,也經常換住

的地方,所以也沒有多少東西,一上午就折騰完了。雨墨因爲現在沒找到工作,

一上午也跟我折騰,真想是那種折騰哈。

  轉眼到了中午,人家幫我忙了一上午,我順理成章的請人家吃飯,盡管她一

個盡的推脫,說也沒幫上什幺忙,但我都看在了心里。

  這姑娘勤快,大方,一點不做作。簡直就是我夢想中的那個標準。經過一翻

拉拉扯扯,還是讓我拽到了吃飯地方,我也不想讓她太在意就簡簡單單的點了幾

個小菜。

  吃飯的中間,我和她拉起了家常,雨墨24歲,湖北人,獨生子女,本科畢

業,最關鍵的來了,現在單身。老天瞎了眼,怎幺這幺好的女孩還單身,那幺多

狼友一天到晚都在忙活什幺啊。

  下午我回到了公司,因爲這些天在上班的過程中偷跑,干私活,私活就是看

房=.= ,我也不想太過分,畢竟現在的公司和老板待我不薄,讓我拿著高薪。

  我這人挺中情誼,別人對我好,我兩倍還回去,靠了那些說十倍的人,說話

也不走走腦子。我這幺高尚的人都做不到十倍。

  晚上七點多,我拖著疲倦的身體,這幾天折騰壞了,我一個人折騰,不是你

們想的那樣,下了班開著我的小賽歐,慢悠悠的回到了家。

  拿著鑰匙打開房門,就看到一個同樣穿著格子襯衫下面穿著熱褲的長腿MM

站在我的面前,感覺她一臉的豪爽氣息,右手拿著鍋鏟,左手大方的伸了過來。

  說道,我叫胡一菲,你尼,帥哥?我當時一愣,這哪跟哪啊,刺激太大了,

我差點以爲我走錯了房,要不是自己開的門,我現在可以就打算往外走了。

  我顫顫巍巍的伸出左手,心里想著她和胡一刀的關系,對面的姑娘樂了,右

手右手。看哪尼。我收回了打在她腰上的目光,紅著臉又伸出了右手,我現在兩

只手都伸著,你們想那動作吧。

  握著她的小手,嘴里嘟囔著,雨墨沒和你說,我叫啥?對面的胡一刀更加樂

了,看著我的動作,說道,就是想正式的來一次介紹,你一大男人的磨磨機機,

我再次無語,長相這幺清秀的美女,怎幺說話這德行和我一樣。

  這就是我的另一個室友?我忍住問她和胡一刀的關系,簡單的介紹了自己,

不過比和雨墨時利索的多了。

  也沒有多說,不給這女人笑我的機會。

  這時雨墨從胡一菲后面閃了出來,樂著說,你叫她一菲吧。她人很爽快,大

大咧咧的,你剛剛發現沒?我無語的看著二人,都是美女,怎幺差這幺多捏。

  雨墨接過我手中的包,放在沙發上,拉著一菲,和我說,今天你第一天入住,

我和一菲一起下廚,歡迎你的到來,你面子真大啊,這可是我倆第一次合作做飯

給男生吃。

  一菲說道,磨機什幺,小子便宜你了,第一次喲。雨墨的,快來,晚了就讓

別人拿去了,哈哈哈。雨墨紅著臉也不搭腔,往里走去。第一次的做席,很歡樂,

大家都喝了點酒,有紅,有黃,我喝的尤其的多。

  也不知道那一菲是不是酒吧老板的二奶,這幺會灌別人酒。我躺在沙發就睡

著了。

  半夜我被一股尿意憋醒,迷迷糊糊的起來,發現睡在沙發上。一邊走一邊解

著腰帶,當著是自己以前的家尼,還沒到門口雞巴已經掏了出來,拉開門捏著翹

起的雞巴就要嗤。

  啊的一聲,我就迷起模糊的眼睛,看到雨墨坐在馬桶上,紅著臉,捂著嘴,

看著我血脈噴張的大雞巴。我再一看她時,她連忙把眼睛也捂了起來,我看到她

白晰的大腿,棕色的絲襪和白色內褲,褪到小腿的位置。

  白色內褲中間的敏感部位有著一點淡淡的黃色,雨墨嚇的忘了叫我出去,我

也驚的只顧看她的身體。

  10多秒后,還是雨墨松開了捂著的眼睛的手,緊張的問我,你還不出去。

讓一菲看到了,怎幺辦。我慌亂中奪路而逃,也不記得她說這話的意思,不讓一

菲看到就可以了?

  我也沒想這些,我爲人雖然好色,但今天不在我計劃內啊,我估計要是高手

碰到這情況,估計就拿下了吧。

  我出了廁所,做在沙發上摸著發硬的雞巴,現在可是刺激起來的,不是憋出

來的。

  回憶著剛剛的情形,雨墨不會把我攆出去吧,我得好好解釋,我也不是故意

的。聽到馬桶沖水的聲音,打斷了我的思路,我趕緊把雞巴塞了回去,媽的,硬

時真不好弄回去。

  剛剛塞進去,就看到雨墨穿戴整齊的走了過來,我那還沒消下去的下面,讓

我一陣的尴尬,我也不能這樣,看到人家過來,我就坐下去吧,只能挺在那里。

  雨墨看著我支著的牛仔褲下面,紅紅的臉,略帶一點生氣,略帶一點害羞,

我好像還看到一點魅惑,指著我說:

  你色狼!

二、絲襪腿的手感

我紅著臉一下子,忘記了該說什幺,忘記了剛剛想好的解釋。又被美女定住

了,我強烈要求作者讓我免疫,我抗議。我要當呂子喬!!!

  雨墨看到我紅紅的臉,也不說話了,也忘記了還要說的別的,一下子時間好

像定住了。我回過神來,偷偷的抹了一把汗,還好當時是雨墨,如果坐在馬桶上

的是一菲,我估計已經被她用如來神掌抽成90歲的關羽了。

  還是我先緩過神來,我整理了一下思路,把剛剛要說的按順序說了一遍。什

幺以爲是自己原來住的地方了,什幺喝多了也沒想廁所爲啥開著燈,什幺習慣了

一邊往廁所走,一邊解褲子來著。

  我發現雨墨的臉更紅了,盯盯的看著我。我感覺到了害羞,雨墨的眼神太純

潔了。我發現自己變成了小處男時常有的害羞心理。

  我也說不下去了,打了個招呼,我還頭暈,我眼花,我明天要早起,找個理

由。趕緊溜到了樓上自己的房間。

  不過真是喝太多了,這幺刺激的場景也沒能讓我失眠,我帶著昏沈的腦袋一

覺睡到天亮。

  爬了起來,一看七點多了,一邊下樓一邊伸伸懶腰,順便看一下誰還在。

  感覺衛生間里有人,探頭一看,嘴角帶著點泡沫正在刷牙的雨墨正回頭看著

我,你也起來了?幾乎是同時說出口,我平時不愛睡懶覺,我解釋了一下。

  雨墨微笑了一下,接著刷起牙來。

  忽然耳朵痛了起來,扭頭一看,一菲正拽著它。你一大早的,跑到我們衛生

間,調戲雨墨。是不是當我不存在啊。我扭過紅著的臉,看到嘴角冒著白泡的雨

墨,我倆同時又臉紅了,太邪惡了這場景。我下來找東西吃的,我不知道冰箱在

哪,來問雨墨的。

  不信你問雨墨。這冰箱里有你東西嗎,調戲雨墨,還想占老娘便宜吃我零食 ,

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煩了。望著胡一菲慢慢變大的眼睛,我感覺,我要是找不到理

由,估計這個月的早餐,就得我負責了。

  我撒腿就跑,嘴里喊著,好像什幺東西糊了,我樓上炖的佛跳牆好像是糊了。

  過了半個小時,我穿好衣服,一身整齊的的站在房間門口,打開門,朝樓下

一看。胡一菲正瞪著那雙大眼看著我的房間,正好來了個二目相對,嘴里咬著切

片。

  正淫笑的看著我。好像正等著我盛佛跳牆送下去給她喝。我一個機靈,回身

進了屋,過了一會走下樓去,叫了聲一菲姐,同時從褲袋里拿出皺皺巴巴的一袋

榨菜,谄媚的放到她的身前。

  這是小人這個月的早菜,您嘗嘗?旁邊噗的一聲,喝豆漿的雨墨把豆漿噴到

了盤子里的切片上……

  我走了,你沒事騷擾別雨墨,一菲一扭一扭的打開門回頭說到。今天周六,

我也不知道胡一菲干什幺工作,也沒敢問,我發現她好像和我自來熟。

  我當時真慶幸自己沒有這樣的姐。我也真不知道,這家夥有沒有弟弟什幺的,

如果有,估計也已經不在人間了吧,我一聲長歎。

  我躺在屋里,什幺也沒干,沒開電視、沒開電腦、沒放音樂,也沒有睡著,

就這幺躺著。我也不想去騷擾雨墨,就這幺放空的一直躺著。

  媽的好像睡著了,是真的睡著了。當當當,好像有人敲門。小明,當當當,

小明。好像真的有人敲門。

  我勉強站起來,走到門邊,發現一只手已經麻了,我打開門,看到雨墨。還

是那件綠格子衣服,下面已經換成了墨綠色的絲襪。

  只不過沒穿裙子,不過有點長的衣服蓋住了那一塊,男人想看的東西,但又

感覺影子里能看到些什幺。

  干啥啊,知道我好這口啊。雨墨看著我呲牙裂嘴的表情,她哪知道我手麻了,

以爲我身體怎幺了。你怎幺了沒事吧。我右手擡著左手活動著說,睡麻了。

  你有事啊。那個,我在淘寶上買衣服,交易時有點問題,聽說你是搞挨踢的,

能幫我看看不。我晃蕩著有點暈的腦袋,對挨踢。

  跟著她到了她的房間,淡淡的香水味,一下刺激了我的神經。看著雨墨細長

的美腿,包裹在墨綠色的絲襪下,我無恥的有點硬了。不知道別人怎幺樣,我發

現我對絲襪免疫不能,這不是逼我嘛。

  你看就是這個,我一要打款,就提示我你的帳號不安全,需要重置密碼。我

看了一眼,好像是浏覽器的插件問題,也不太確定。

  我就說我來看看,我坐在了正位,雨墨又搬了把椅子坐在我的邊上。淡淡的

香氣變的濃郁起來,我的腦袋麻了。

  你在這里輸入下密碼,雨墨探著身子開始輸入密碼,感覺到她的絲襪腿好像

貼到了我的小腿上,由于在家,我只穿了條沙灘褲。她的體溫,只隔著一條絲襪

傳到了我的腿上。

  我感覺自己好像顫栗了起來,我想拿開我的左腿,但是左腿好像已經不屬于

我,溫暖的感覺,絲襪的感覺,讓我感到拿鼠標的手也不聽了使喚。

  我看到雨墨好像因爲近視,前身更靠近了我放在鍵盤上的左手,右腿還是緊

貼著我的左腿。我心里在想,你感覺不到嗎?輸完的密碼,雨墨坐直了身體,好

像什幺也沒發生一樣。我怎幺感覺她好像知道剛剛的事情。

  我也說不準,折騰了幾下,裝完了插件要重起。重起后進到我買的物品里,

再次點擊付款,又要輸密碼。

  又和剛剛一樣,不過這次,好像因爲要看清屏幕,她的胸部壓到了我的左手,

手背感覺好像被裝著水的避孕套按住了一樣。胸罩尼?胸圍尼?這手感不對啊。

  我不好意思的抽出了左手,我還是控制了一下自己。剛剛搬來,這樣不好,

萬一人家不是故意的,我以后還怎幺在這住。

  我還是很喜歡雨墨的,我抽出的左手自然的放到了凳子上,操了。左手怎幺

又傳來絲襪的觸感,雨墨輸完了密碼,坐直了身子發現我的手正放到了她的腿下。

我操,我怎幺把手怎幺放到她的椅子上了?

  可能感到腿下不對勁,雨墨看了一眼,正好看到她腿下的我的手,我日了。

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剛剛控制自己了才從你胸下拿出來的,這什幺啊,坑爹啊。

趕緊抽出左手,雨墨的臉又紅了,我又當色狼了。

看著那黑色的絲襪,我射了,射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