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9084

  凤凰山地宫,圣教议事厅内坐了男男女女上百号人,这里的男女比例罕见的 超过了大陈朝内平均比例,而这些人膝下和身旁都至少跪着躺着立着一个女子。 
  这便是圣教三月一期的展布大会现场,议事厅两壁上点满了火把,高顶上还 垂下了无数吊起的油灯。四面还每隔三步站了一名持械护卫的女子,这些都是圣 教奴军,由圣教自小调养的女子和掳来的各派女侠和女弟子调教后组成,这些女 奴身上都披着金属与皮革的护甲,但设计的却和情色衣物一样,大片的肌肤和臀 部、乳房、阴部都裸露在外,显见这盔甲的设计者并不关心这些奴兵的生命安全, 只是将她们当做了可消耗的色情用品和奴仆而已。
 
  在这些奴兵周围,每隔十来步还站着一名奴军女将,这些女将大多由调教成 奴后的各派女侠组成,姿色、身材和武功都比身后的奴兵高出不止一筹,这些奴 将都身披红色斗篷,内穿黑色紧身劲装,脚穿黑色高跟露趾藤制凉靴。但乳房和 阴部都未着衣物,暴露在空气当中,方便教中同道随时随地奸淫这些女将。显然 这些女将的设立也不过是为了更深更彻底的淫辱这些曾经的白道女侠而已。 
  议事厅内建筑格局僭越大陈朝皇宫大殿,厅中坐北朝南立一三阶高台,最高 处自然为教主所设,下面两阶与厅中平地是为不同职司的教众而设。而高台的顶 层与下一层的台阶中建有一石框,框中铺满了南洋甲丹国特产的绿色暖玉,暖玉 地面上斜躺着一似在沉睡的裸体女子,这女子看着乃四十岁上下妇人,面部因为 眼睛紧闭看不真切长相,但看口鼻和脸部轮廓,倒与张玉琴有几分相似。双乳肥 硕,乳头还似乎受到过改造,不仅比一般女子长出许多,还在其上穿有金色乳环, 她两臂平直伸出,双手腕上被玉石镣铐钉在玉面上。曲线优美的两腿被特制的玉 料架子摆布成了仰面交合的形状,大开的双腿之间,阴蒂部被嵌入了秘银制的钉 子,阴道和菊穴中分别插了两根硕大的北极白玉伪具,这种白玉能在人体温的包 围下不断膨胀收缩,是极其少见的调教圣物,这女子身上竟然一用就是两根,还 如此巨大,这待遇世间难寻。
 
  这石框内女子的左下方,也就是高台的第二阶上坐着一身形健硕的中年大汉, 这大汉浓眉大眼,加上一口美髯,俊朗非常。这便是圣教前任教主,现任圣教左 护法,江湖人称「隐侠」的孙成,此人不好抛头露面,但一身业艺惊人,十年前 被圣教再上一任的教主罗正仪病死前传以教主之位。
 
  这圣教职位,不全靠武艺与人望,更重要的还是要看调教的女奴资质,而孙 成以前之所以能够稳坐教主一职,大半靠了他身后叉手垂立的两名女奴,这两女 不是别人,却是大陈朝朝廷上的「左相」宋博琼和「右将」袁思雨夫妇!这两人 皆是三十出头,左相宋博琼皮肤白嫩,体态肥熟,像是古画中的贵妇仕女,气质 端庄,带有一种文人独有的贵气,她在朝时曾任户部尚书,以计相兼任内阁三辅, 是大陈朝名声赫赫的清官良相。宋博琼的丈夫右将袁思雨曾任后军都督府左都督, 外领应云府总兵,少年时曾以三千铁骑大破羯勒骨部都勃极烈所率的两万宫室骑 军,后任京城御林军鹰扬卫都指挥使,袁思雨虽为女子但身材高大身体健壮,有 着小麦色的健康皮肤,也被人戏称为「黑牡丹」。
 
  袁思雨和宋博琼夫妻二人昔年一见倾心,结为同性夫妻,在国中素有恩爱的 美名。
 
  几年前袁思雨典兵北伐,袁思雨孤守空闺,被孙成伪装身份官职混入府中设 计引诱,宋博琼虽然才能突出,但意志薄弱,又从未受过孙成这样能言善道外形 俊朗身体强壮的魅力中年男性勾引,三五天便做了孙成的情妇,在孙成的巨棒调 教下不消旬月就自认为奴了。而待袁思雨得胜归来,在卧房里迎接我们大将军的 却是自己的爱妻在自己的床上被一个陌生男子奸的死去活来淫语叠出的画面,袁 思雨当时理智全失,冲进房内要将孙成击杀当场,没想到孙成武功高强,单人技 击袁思雨根本不是孙成的三合之敌,被他当场拿下。之后大陈朝的后军左都督被 孙成剥去甲胄,当着自己妻子的面被圣教教主粗野强暴,还与自己妻子一起上演 了一出夫妻双飞的戏码。
 
  与自己意志薄弱易受情感肉体勾引的妻子不同,袁思雨久经生死关头,意志 坚强,但从来未受到过另一个人带有原始雄性本能的野蛮凌辱,这次她遇到了一 个比她还要强壮的人,一个比她更强的男人,加上自己爱妻自甘为奴的刺激,这 让她比宋博琼堕落的还要更快,在第一次被大肉棒操弄后便向孙成发誓效忠为奴 了。于是这两条曾任大陈朝高级官员的母奴,便成为了孙成在教中地位的基石。 
  这几年虽然孙成也收有新的女奴,尤其是他最近新收了万春山玄悲观的慧怡 师太,这位师太年龄虽大,却身有异香,让孙护法流连忘返。
 
  这圣教的展布大会除去公布和讨论教中要事外,最重要的便是展示堂主以上 教众调教的性奴,所以虽然户部尚书手下的骄阳和春柳两位秘书官,和黑牡丹麾 下的龙虎豹狼四大护卫都在后来被孙成设计调教为奴,但受展布大会所携带性奴 的数量和质量限制,孙护法也只能带这黑白二奴出席了。而袁宋两夫妻除了在孙 成胯下为奴外,还分别兼着教中奴军总兵官和主薄这两个职位,只不过奴兵操练 时是开群体「操」练还是算账时被人用毛笔开发口穴菊三洞,则是另外一回事了。 
  孙成现在倒没有注意自己身后两个规规矩矩的性奴,他的眼睛一直在盯着台 阶上石匣中的女人,他心道:「罗老教主,您在天有灵,今天她们祖孙三代就要 在圣教团聚了!百年前我教先祖,第三任教主阳顶天重伤临死前罚下的血誓—— 不管是否圣教教徒,有能将玉女盟盟主调教为性奴者!即刻就任圣教教主!今天, 终于有人做到了!而且还是两任盟主被调教为奴!罗教主您瞑目吧!」
 
  原来这玉石匣中的女人是张玉琴的母亲,玉女盟第十六任教主——「两仪剑」 张慧弦,她在二十年前与圣教的血战中失手被擒,这场血拼过程中不仅罗正仪受 了难愈的大伤,还损失了教中堂主和散仙以上的兄弟姐妹三十余人。但这是百多 年来第一个被圣教抓住的玉女盟盟主!初时教中一片欢呼雀跃,在开过轮奸报仇 大会后,便要一口气将张慧弦调教为最下贱最淫荡的母狗!但圣教众人失算了, 与袁思雨那种外强中干的坚强不同,张慧弦简直就像是一块上古玄铁一样火烧不 毁水泡不烂刀砍不进枪扎不透,无论圣教中人使用什么样的调教手段,使用什么 样的调教圣物,使用什么样的催情药品,在张慧弦的意志面前都败下了阵来。人 们能看得出她有快感,并非石女,但她的意志却不受疼痛与快感的影响,别说为 奴了,就连软话都听不到一句。
 
  千人「斩」大会开过,窒息水刑用过,双倍妙玉散下过,肉体改造用过,无 限灌肠排便使过,闹市当众强暴演过,让玉女盟其他为奴的女侠调教过,捆绑颠 倒乾坤术用过,丢入猪圈茅厕用过,断绝食水也用过……没用没用没用,全都没 用!圣教引以为傲的调教法门全都失败了!
 
  这种打击简直比损失的那三十多个教中精英还要大!这使得原本有望恢复七 成功力的罗老教主几乎成为废人!
 
  无奈之下,罗正仪只得命玄武长老段建明以炼制尸奴的法术将张慧弦化为不 生不死的催眠状态,再用上教中的「不腐石匣」将她就这么挂在议事厅,一是夸 耀圣教武功,二是望教中后世能人再行调教。所以实际年龄应有五十多的张慧弦, 现在外貌才不过和她女儿张玉琴一般大小。
 
  孙成出神的望着插入张慧弦屁眼中的那根北极白玉的伪具,看着沿着伪具从 屁眼中流下来的淫液掉落石匣下方,真是名器啊,他心中这么感叹道,当年对张 慧弦的调教他也参加过,那时候他还年少,对自己胯下巨棒极有信心,而在与这 个女人的交合过程中他也能感到对方也在享受快感,尤其是「两仪剑」的菊花, 里面的肛肉层峦叠嶂,待到高潮时还能分泌出淫水爱液,教中众人绝对称得上是 御女无数,但这样的菊穴却谁都没有见过。
 
  「孙兄弟发什么呆呢?」这时对面坐着的女人对他发出一声声音亲切的问候。 
  「啊,让林妹妹见笑了,我刚在想罗老教主终于可以瞑目了。」
 
  「哦?我还当孙兄弟还会为失去教主宝座而不满呢。」说这话的是坐在对面 的圣教右护法,江湖人称「女孟尝」的侠盗林薇,而她一丝不挂的坐在椅中,胯 下还有两名女奴在舔舐她的私处。
 
  「妹子别说笑了」孙成倒是知道林薇是真关心自己,这个林薇私下和自己有 夫妻之实,以前做帮主时两个人之间就有些情愫,只不过圣教中对感情看得重对 婚嫁名分看的轻,所以两人间说话并不拘泥于俗套。
 
  这个林薇也不简单,她还不到三十,身材高挑体态风流,尤其是一张瓜子脸 和杏眼,眨一眨就能能让人觉得她对自己深有爱意。她原本是中原一名侠盗,专 干劫富济贫的好事,江湖上风评极佳,而大陈官场对她则是深恶痛绝。几年前她 查实西贡省梁王密谋造反,便将证据盗出转交陈朝皇室,这本来是件使天下百姓 免遭兵火的好事,但没想到这任梁王是当今太后爱女,太后爱女心切,拼死护犊, 女皇也不愿意背负杀妹罪名,更不愿让太后责骂自己不孝,加上梁王得知谋反事 发仗着太后庇护,从封地直奔金銮殿自缚请罪,辩称是林薇联合对自己不满的王 府官吏假造的谋反证据。于是当日金銮殿上便上演了一出母慈女孝姐友妹恭抱头 痛哭前嫌尽释的狗血大戏!
 
  皇家的体面算是保住了,可这锅得有人背上,用抓阄的方法选几个梁王府官 吏满门抄斩不去说它,最重要的是主犯林薇啊!于是刑部四大女名捕「冷血」 「无情」「铁手」「追命」倾巢而出,在刑部右侍郎,有着「邸公再世」美称的 夏落樱指挥下,将女孟尝林薇抓拿归案,准备走完程序后千刀万剐。这期间林薇 算是尝尽人间冷暖,之前嘴上对她夸赞有加的白道江湖众人因为事关皇家体面, 全都不敢发声,而普通百姓更是因为掌握话语权的官府以及官吏缙绅对她的污蔑 而对她的评价一落千丈,尤其是在传出她为了赏金和虚名不惜伪造证据挑起战端 的谣言后,百姓们简直对她恨如仇寇!
 
  在她被官府抓拿归案游街示众时,围观百姓的石块和辱骂让她心如死灰!她 明明是为了救这些百姓啊!为什么!为什么!与百姓的殴打辱骂和白道江湖的不 闻不问相比,在牢狱中被梁王同性相奸凌辱虐待倒不算是一回事了。
 
  但是没有想到的是,她的几位有圣教背景的酒肉大盗朋友竟然敢劫了天牢将 她救出!这大大出乎了林薇预料,也让她彻底看清了世态炎凉。而在她越狱后, 陈朝女皇和太后也自知有愧,刻意没有宣扬和追逃,使得这事竟然悄无声息的掩 盖了过去。
 
  这之后林薇拜入圣教门下,不再想什么恍如隔世的名声也不再想什么救民于 水火的道理,她只愿意在圣教中做一个快活逍遥自在的门徒,但这仇必须要报, 她在圣教中拜当时的青龙长老为师,不光青龙长老,圣教中人大多可怜林薇的遭 遇,也喜欢她美艳绝伦的长相,所以都将武功与调教的本事全都毫不藏私的交给 了她。
 
  过了一年,林薇武功成倍精进,她先设圈套将刑部四大名捕一网打尽,将这 四位美丽而武功高强的女捕头调教为奴后,林薇又将女神捕「冷血」的丈夫—— 刑部右侍郎夏落樱虐成母狗,可怜夏落樱虽然智计百出聪慧过人,但是在身负仇 恨的林薇面前,一切的智慧都不能免除她的痛苦。就像林薇的师父跟她说的那样, 这些以抓捕和审讯犯人为职业的人,她们是最恐惧疼痛和折磨的,因为她们很清 楚被人刻意制造出来的痛苦有多么可怕,尤其是聪明人会更清楚这点。只要能让 她们知道你能够源源不断的突破她们忍受的底限来制造痛苦,她们必然会死心塌 地的屈服于你,并且会对你每一次的停止与温存产生百倍的感激与爱恋,最后会 对你抱有满腔的爱恋与惧怕。
 
  没错,看看现在在林薇两腿间忙碌的夏落樱与冷血夫妇,我们能够明白为什 么林薇在圣教中以虐待式调教而闻名了。
 
  在刺杀梁王成功后,林薇的仇也报完了,因为太后已经在梁王谋反之事后病 死,而女皇陛下对于林薇脱狱和刺杀梁王这两件事,都没有展开实质性追查,尤 其是杀死梁王,那简直就是帮了女皇陛下一个大忙啊!加上刺杀皇帝难度极大, 林薇也不打算再向女皇复仇,毕竟自家那五只摇头摆尾乞怜的雌性「警犬」还等 着自己爱抚和淫虐呢。
 
  林薇说道:「你知我并非说笑,毕竟蒙教主武功盖世,又身具双修功法,再 加上那一大一小两个盟主,只怕你我二人联手都敌不住她。况且她自从答应献出 大小盟主供全教淫乐,现下在教中声望如日中天。哥哥你千万不要心怀怨怼……」 
  「好了妹子,」孙成心道女人真是一旦把你挂到心里,就会跟个老太婆一样 「我在教中能有今日的地位,全靠罗老教主的知遇之恩,他去世前曾和我说过他 自从全教调教张慧弦失败后,就自己孤身一人前往西域寻求他山攻」玉「之石, 终于让他寻到了一个奇人,他对这奇人传以毕生所学,只盼她日后能够带领圣教 击败玉女盟。但是他为了保密,没有跟我细说这人到底是谁,只是告诉了我他给 那奇人留下了信物与书信,叫我日后凭此与那奇人相认。」
 
  「哼哼,只是哥哥和罗老教主都没有想到奇人竟然奇到如此地步,竟然能将 那帮道貌岸然的女侠中前后两任盟主都玩弄成这样。」
 
  孙成道:「是啊,所以这次我是心服口服,遵守教中血誓,退位让贤。只盼 如蒙教主所说的那般,能够将玉女盟一网打尽!」
 
  这时高台顶上充作侍卫的两名奴将大声喊道:「教主到!」
 
  议事厅内圣教教众急忙起身向躬身行礼,而高台二层和三层的左右护法和四 大长老则向高台抱拳为礼,至于厅内奴兵奴将则是全部双膝跪下将臀部高跷额头 触地为礼。
 
  「诸位免礼!」
 
  「谢教主!」
 
  厅内众人恢复如常。
 
  只见周身只披了件斗篷的蒙行月赤身露体的从高台后面的台阶走上顶部,而 她虽然手上牵着两条母狗,但与她一起登上高台的却一共有三条母狗,一条是蒙 行月亲自牵着狗链的玉女盟第十八任盟主,江湖人称「黑衣夜鹰」的张子芊,她 浑身赤裸的趴在地上,显然已经很习惯这种用手肘和膝盖行走的方式。另外一条 被蒙行月牵在手里的母狗是张子芊的母亲,也就是玉女盟第十七任盟主,人称 「百花剑」的张玉琴,她虽然脖子上戴着性奴专用的项圈,但却是直立行走着跟 在教主身后,她手里牵着蒙行月刚刚收服的母狗,曾经在江湖上人称「燕山女侠」 的楚文璇,这个与众不同的姿势显示出她在蒙行月眼里有别于其它母狗的地位。 
  这时台下平地中教众已经看清了张玉琴和张子芊的长相,顿时一片骚动,而 台上的护法和长老们则在之前就见到过这母女二人,所以并不吃惊。
 
  张玉琴将楚文璇的狗链交与旁边的奴将后,与自己女儿一起用狗蹲的姿势蹲 在台上教主宝座两边。
 
  蒙行月站在高台正中,虚抬了一下右手,台下教众的喧哗声音顿时停止,显 然大家虽然震惊于亲眼见到化为犬奴的两名死敌,但还是更为畏惧它二人的主人。 
  「大众!昔日罗老教主在极西之处偶遇异于常人的我!当时我的亲族已经都 被当做妖魔处死,是罗老教主花重金将我救下!并将一身本领尽数交给了我!这 一是救命之恩,二是再造之恩。我蒙行月知恩图报,虽然我未曾拜罗老教主为师, 但是我从被救那一天起就是咱们圣教中人!我身荷重恩,虽百死不能报此恩于万 一!」
 
  蒙行月停了一下,环视了一下前方众人后又道:「天幸我教列祖列宗护佑! 我蒙行月终于将此二女调教为母奴!实现了故阳教主的誓言!天佑圣教!」 
  议事厅中所有教众、母奴和奴军,包括张玉琴母女都跟着大喊起来:「天佑 圣教!天佑圣教!天佑圣教!」
 
  蒙行月将手一扬止住众人喊声道:「今天,这两个玉女盟前任盟主将拜入我 圣教,正式成为本教主的母奴!而且她们为了补偿以前对本教犯下的罪过,将在 本议事厅用身体赎罪七天!在这七天里本教所有教众都可以随意享用她们母女的 淫荡的肉体!而且这七天之后张玉琴将在本教开坛,成为我教散仙,她开坛后会 将她的女儿收为她的第一只性奴!到时,只要教中兄弟姐妹有人想看两位前玉女 盟盟主的母女相奸,此二人都将会立刻表演,以此作为她们赎罪的一种方式!」 
  「现在!进行张氏母女入教仪式!母奴张玉琴!母奴张子芊!」
 
  「奴在」张式母女跪爬至宝座前撅臀跪下,将自己的下身转向台下教众后齐 道:「母奴张玉琴(张子芊),曾身为圣教之死敌玉女盟盟主,在江湖白道中人 称百花剑(黑衣夜鹰),我们母女二人之前愚钝,不知逍遥天道之美,与圣教为 敌多年,手上犯下累累罪孽。今幸得教主点化,使我母女二人沐浴人伦天道,幡 然悔悟,情愿抛去过往白道女侠身份,愿以此贱躯中的口、淫穴、菊穴侍奉主人 与教中兄弟姐妹,并拜入圣教,开坛后接受圣教职司。为广播圣教大业略尽绵薄 之力!」
 
  言罢两母女转身左手撑地,两小腿弯曲撑起,向台下众人张开大腿,再用右 手开始在自己美穴中抽插自渎。两母女浑身发红,显然对两位昔日行侠仗义的玉 女盟女侠来说,在百多名曾经不死不休的宿敌面前发浪手淫是件异常刺激的事情。 
  尤其是张玉琴,已经将整个手掌都插入了小穴她边插边高声喊道:「玉女盟 的列位先祖!我们母女两个不再受你们愚蠢的荼毒了!我今天才知道在这么多仇 敌面前发骚是件多么快活的事情!什么行侠仗义!什么正道大义!都不如让这些 昨日的仇敌,今天的兄弟姐妹来插满我身上的三个小穴舒服畅快!什么正义道德 侠义秩序!都见鬼去吧!我就是要以玉女盟盟主的身份拜入圣教门下!我们母女 要做圣教的母狗!要做圣教的母奴!要做圣教的性奴!迟早有一天我还要让玉女 盟全部女侠都变成圣教的母狗!!啊!啊!啊……」
 
  这一番话说完不仅张玉琴自己达到了高潮,连一旁听的面红耳赤的张子芊也 同时达到了高潮,母女两人阴道中的爱液同时潮吹出来,尽数落在下面石匣中昏 睡的张慧弦身上!
 
  「哈哈哈哈哈哈!」「嘿嘿嘿嘿嘿」「天哪!老天有眼啊!」「佳奴啊!你 当年为了掩护我,死在这盟主剑下,天道好还!」「耶!!」「夫君!我一定要 把张子芊磨豆腐磨的死去活来!为你报仇!」「玉奴!老子的肉棒已经饥渴难耐 了!」「老三……呜呜呜呜……你看见了吗!?」台下教众一片欢腾,欢腾之中 也夹杂着许多与玉女盟有着深仇大恨教众的呼喊!
 
  蒙行月在喧闹中走到高台前沿,她的脚下是两条互相用舌头清理对方身上爱 液与尿液的母狗,她笑了笑,往下看去,发现不止平地上那些堂主以上的教众, 就连四大长老左右护法都激动不已,除了没有入教时间尚短还没有经历过多少深 仇大恨的右护法林薇只是在脸上露出喜色外,就连年事已高的白虎长老都已经激 动地振臂高呼了!
 
  她又将目光移到了脚下不腐石匣内的张慧弦身上,当年罗正仪曾经对她多次 提起过这个女人,除去无奈之外,罗老教主言语内竟然也有几分敬意,虽然他没 有明说,但是蒙行月知道他非常想要她神功大成后将张慧弦虐成淫荡肉奴!但是 当时为时尚早,八字还没有一撇,罗正仪不想给她太大压力,毕竟卧底落霞山再 调教玉女盟盟主在那时看来都是胜算渺茫的事情。
 
  她突然心血来潮道:「玉奴,去跪在你母亲身下,把她穴内两根伪具抽出, 用你的嘴让你的母亲爽爽。」既然教众群情激奋,不妨再折辱一下这熟妇女侠。 
  张玉琴这时已经完全不知道什么是廉耻了,只要能让自己舒服刺激,只要能 让主人满意,就是龙潭虎穴她也闯了,她听到主人命令后马上爬进石匣中,把她 二十年没见的母亲下身插的两根极品伪具取了出来,然后一口将自己母亲早已没 有耻毛的阴部一口含住,先将那两片阴唇连嘬带吸的玩弄一番,再用自己的香舌 在母亲光秃秃的肉缝中上下舔弄,她边舔边说:「母亲,孩儿二十年没有见您了, 没想到您竟然和我看起来年龄一样,呼噜噜……这样最好,以后等主人也将您调 教了,我们母女两人可以像姐妹一样一起被主人操弄。啊,母亲菊穴里流出来的 淫水竟然还是甜的!还有,您也有孙女了,还是两个,其中的姐姐正在主人脚下 发浪,而她妹妹还在玉女盟当代盟主,回头我们祖孙四人都可以在一张床上撅着 屁股等着主人临幸。咱们祖孙四人都是女侠,又都是圣教母狗,这是一件多么下 贱卑劣的事情啊……」
 
  蒙行月在台上听到张玉琴这些话,哈哈笑了两声,对下阶的孙成说道:「孙 护法,还记得我说的那些话吗?这些白道女侠,平常看着道貌岸然,也做着些行 侠仗义的事情,把世俗礼法当做盔甲一层层的往自己身上缠。其实啊,她们这些 人心里早就有了无耻下流的各种念头了,越是地位高的的,心理越是变态无耻, 你们看张小盟主年龄还小,也就是在刺激下图个快活逍遥,但是你看看这张玉琴, 说的这些话做的这些事,谁能想得到这么一个在江湖声名显赫德高望重地位尊崇 的女侠,内心早就想着做敌人的母狗,早就梦想着操自己女儿,现在不仅自己母 女做了母狗,还要把以前全玉女盟的姐妹拉下」火坑「,所以啊,对于这样的贱 货,只需要找到她们的敏感点,满足她们的敏感点,那么调教起来实在太过简单 了。」
 
  孙成和林薇以及玄武长老段建明闻言想了一想,再看看自己的几只性奴,确 实如教主所说,这几头母畜都有着位高权重的特点,同样心理也都有着与地位相 匹配的变态敏感点。当下几人对蒙行月更加佩服。
 
  蒙行月又道:「芊奴,去你妈妈屁股后面去舔舔她的两个小穴,你们祖孙三 代连穴同心,想必一定是本教一大盛景。」
 
  张子芊答应后急忙爬到张玉琴身后开始舌奸自己母亲的菊穴。
 
  厅中众人看的玉女盟三代盟中同穴连心不禁血脉贲张,性急的已经开始拿自 家的性奴泻火了。
 
  段建明凑趣道:「教主,我这尸奴也曾是玉女盟戒律殿殿主,是否可以让她 用舌头也去开发一下」黑衣夜鹰「的小穴?以壮此盛典声势?」
 
  「哈哈,段长老好主意啊,吴姐姐我以前也是认得的,快去让她伺候一下她 的两位老上司吧。对了,此厅中前玉女盟出身的女奴也是不少,干脆让她们一起 来个人体蜈蚣!」
 
  教众一听都纷纷叫好,一个说:「我这紫霞仙子是玉女盟的,老张你那两头 母狗也是玉女盟出身,赶紧让它们上去吧。」另一个说:「对了,这边这个奴军 女将原来也是玉女盟。」那个说:「呵呵,玉女盟德惠府分会的会长前日刚刚在 我胯下认命,这下正好和她的盟友们来个无遮大会!」
 
  不一会二十几个前玉女盟的女侠性奴就都被一个连一个的穿接了起来,从高 台直排到了地面,你含着我的逼,我舔着你的屁眼,一个个忙的不亦乐乎,以前 玉女盟光说自己内部情同姐妹,恐怕也从来没有这么多女侠如此亲近过吧。 
  蒙行月心下大喜,说道:「大众!干脆这原定张氏母女的七日肉偿轮奸大会 改成玉女盟圣教分会的群奸大赛吧,教内谁有玉女盟出身的女奴都与我一起奉献 出来,大家一起干上她七天七夜岂不美哉!?」
 
  厅内教众均是大喜过望,一吐这么多年来被玉女盟压制的恶气,要知道虽然 落在圣教手上的玉女盟女侠不少,但是还有更多的圣教教众和性奴死在落在玉女 盟手上,圣教多年来屡受玉女盟重挫,没想到今天一天就有翻天覆地的变化,所 有人都对这新任教主的蒙行月心服口服了。
 
  林薇这时上前对蒙行月说道:「教主体恤教众,我等心悦诚服,只是教主这 几日没有性奴伺候左右,多有不便,不如拿我这两只母狗去用,这女神捕和女神 探也都是我教中数得着的优质性奴,必不让教主失望。」
 
  「林护法好意本座心领了」蒙行月道:「但是本座早有计较,一是本座承罗 老教主遗志,要调教着张慧弦,二是……哼哼,想来张代盟主,张美玲,也在自 投罗网的路上了」蒙行月看着台下正在自己母亲臀后施展口舌功夫的母女二人和 张慧弦,又道:「何止她们祖孙四人大难临头,玉女盟也要灭亡在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