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妈妈在人乳牧场
妈妈在人乳牧场

 
  2016年科学家在人类的母乳中发现了一种强力的抗菌物质,而随着细菌 对传统抗生素抗药性的增强,这种抗菌物质成为了研究的热点。这之后人类母乳 中其他重要成分也逐渐被发现,这些成分不仅可以制成十分有效的抗癌药,而且 可以延长人类的寿命。在这些重要发现的同时人类母乳的需求量也大幅度的增加, 为解决人类母乳不足的困境,各国政府纷纷建立了很多「人乳牧场」,专门用来 生产人类母乳。
 
  **************************
 
  周末的上午,我早早的就被妈妈做饭的声音吵醒了,只好懒洋洋的从床上爬 起来,坐到沙发上看电视。电视里正在报道「人乳牧场」这个最近被受争议的话 题,大概是说由於政府允许设立「人乳牧场」而违反了宪法中相关人权的内容, 所以有一些人在街上游行,不过我这个初中生对这种严肃的话题并不感兴趣,於 是把电视转到了其他的频道。
 
  我看了一会电视,忽然听到有人在外面敲门,就一边答应着一边跑过去打开 了房门。令我意外的是敲门的几个男人我都没有见过,他们穿着统一的制服,在 询问了我的姓名之后突然抓住我的胳膊,吓得我不停的大叫着,「不要,放开我。 快放开我,妈妈。」
 
  「你们要干什么?快放开我儿子。」,我妈妈听见了我的喊声,从厨房跑出 来,看到这种情况也由於受惊而尖叫起来。
 
  「快点住手,你们要做什么?好疼。」他们见到我妈妈,同样不由分说的沖 上去按住了我妈的双臂。被陌生男人制住,妈妈虽然不认识眼前的男人,但也大 概知道他们想要做些什么,恐惧的瞪大的双眼流出了泪水,呜咽着扭动身体大声 呼救。这时他们才由一个人说道,「你的丈夫欠了别人的钱,经过法院判决决定 没收全部家产拍卖,其中也包括你和你的儿子。」
 
  「这奶子真不错,肯定能卖个好价钱,人乳牧场就喜欢这种女人。」他边说 边撕开了妈妈的上衣,妈妈里面没穿内衣,左边的一只大乳房一下子就露了出来。 
  「不要,快点住手,我已经有丈夫和孩子了。」这几个男人十分强壮,妈妈 完全挣脱不开,他们抚摸着妈妈的乳房,妈妈的哀求毫无作用,男人只是瞪了我 一眼,就吓得我完全不敢反抗。这之后我和妈妈被他们带上了汽车,当天晚上分 别关在两个地方。
 
  「妈妈在哪,让我见我妈妈。」第二天一早有人把我带到了一间写着拍卖大 厅的大房间里,我不停的嚷嚷着要见我妈妈,可是并没有人理我。房间坐满了人 之后,一群女人就被驱赶着走上了台,工作人员为她们打开了手铐,这之中就有 我的妈妈。
 
  「把衣服脱掉,一件不许留。」虽然工作人员下了命令,可是当着这么多人 在大庭广众之下脱光衣服对女人来说是多么大的羞耻,所以台上的女人全都扭扭 捏捏的不肯脱衣服。这时走上去两个男人抓过来一女人就扒掉了她的上衣和胸罩, 女人反射性的用双臂挡住暴露出来的双乳,接着男人又脱掉了她的裤子和内裤。 之后工作人员又去扒其他女人的衣服,台上的哭喊声和台下叫喊声,口哨声相呼 应着,无论她们怎样抵抗,结果都被脱得光溜溜的,最后台上只剩下妈妈一个女 人还穿着衣服。
 
  妈妈俏丽的脸庞和诱人的身材在这些女人中显得特别出众,一个男人把脸凑 上去,妈妈只好无奈的把脸扭过去躲避,可是那个男人强行把妈妈的脸扭过来, 亲吻妈妈的嘴唇。妈妈拚命的抵抗,和他撕扯起来,巨大的乳房在已经被撕破的 上衣里跳动着,连乳晕都若隐若现的,让这个男人越发的兴奋起来了。
 
  妈妈勉强的抵抗着他的侵犯,那个男人弯下腰把妈妈的裙子往上推,直到妈 妈白色的内裤全都露了出来。那个那男人十分变态的把脸贴在妈妈的两腿之间, 一边在妈妈的内裤上摩擦,一边深呼吸用鼻子嗅着味道。
 
  妈妈的身体一阵颤抖,那个男人继续伸出舌头隔着内裤舔舐妈妈的私处,薄 薄的内裤一下子就被他的口水阴湿了。「别舔那里呀,停下,快停下。」妈妈对 他的哀求反而让他更加集中的刺激着妈妈的那个重要部位,可想而知妈妈的私处 已经被他潮乎乎的舌头舔湿了。
 
  「别舔了,不行,真的不行了。」妈妈不停的颤抖着,呼吸也逐渐加重了, 摇着头十分激烈的挣紮起来,最后终於从他的怀中挣脱了。不过那男人又把目标 放到了妈妈的巨乳上,他把妈妈已经被撕破的衣服彻底从妈妈的身上扯了下来, 两个硕大的乳房瞬间就完全暴露了出来。
 
  「这对奶子真不小,连乳晕都这么大,真是个极品。」说完,他把脸埋进了 妈妈的两个巨乳之间,品尝着那柔软的触感。接着他又用舌头舔着妈妈深棕色的 乳晕,用手指拨弄妈妈的大乳头,妈妈的乳房受到这么强烈的刺激,身体勉强支 撑着站在台上。
 
  「够了,放过我吧,求你了。」妈妈的忍耐到了极点,筋疲力尽的喘息着, 大腿内侧和内裤的缝隙中不断的流出液体,那个男人分开妈妈的双腿,抚摸着妈 妈的私处,这时候妈妈已经没有更多的力气抵抗了,只好任由他把内裤拉下去, 露出里面被浓密阴毛遮挡的阴部,妈妈悲伤的流出了两行屈辱的眼泪。
 
  另一个男人从妈妈的身后抱住了妈妈的身体,双手用力的抓在妈妈的巨乳上, 妈妈的身体微微的挣扎,用眼神哀求他们,可是这两个男人反而更加粗暴的揉弄 着妈妈的乳房。妈妈也被他们脱光衣服之后,工作人员把女人们脱下来的衣服全 部收走了。
 
  现在的台上站了一排赤身裸体的女人,连我这个初中生都已经有反应了,裤 子被顶得就像是个小帐篷。工作人员开始逐一的念着台上女人的姓名,年龄,三 围等信息。在核对完第一个女人的身份之后,就抓着她头发,把她的双臂按在身 后为她戴上皮质的项圈和号码牌子,从此以后她就真正的成为了一个没有人权, 任人贩卖母畜,她原来的名字也不再属於她了。
 
  这之后工作人员又让她们蹲在地上,分开双腿,让买家逐一的检查她们的身 体。可是这些女人虽然蹲了下去,却只是蜷缩着身体,不停的哭泣。一个男人上 前拉住一个女人的头发,把她扯得坐在了台上,那个女人只好挺起腰,劈开双腿, 把阴户暴露着给上台挑选母畜的买家欣赏。
 
  「不要挡住,把手拿开,让他们好好看清楚。」
 
  「还不够,再把骚穴撑开点,让他们看到里面。」
 
  「屁股朝向我这边。」
 
  工作人员又让她们用手臂支撑着地面,高高的撅起大屁股,让买家检查肛门。 女人们的大奶子吊在胸下,双腿不停的颤抖,男人拍打着她们的屁股让她们伸直 双腿,向两边劈开,稍有不从就用力踢向她们的屁股。有个女人惊叫着想要逃跑, 一下子就被工作人员按着脖子抓了回来,工作人员压着她,使她趴在地上,扒开 她的臀部,把她的肛门露给买家检查。
 
  这个程序结束之后,接下来就是母畜的竞拍环节了。无论是私人经营的,还 是国家经营的人乳牧场都会定期派人来这里参加竞拍,以便能够买到优质的母畜。 他们挑选母畜是很严格的,母畜的价格也会根据质量的不同而相差很大,优质的 母畜都会拍出很高的价格。他们挑选母畜一般要看母畜的健康程度,肌肤的颜色, 甚至阴毛的浓密程度等,当然最重要的还要看乳房的大小和形态。
 
  有时这些人乳牧场也会购买一些男性和孩子回去,当作交配用的公畜或者培 养用的幼畜,不过公畜和幼雏的价格相比於母畜十分便宜,公畜的价格一般不到 母畜的三分之一,幼畜的价格不到母畜的十分之一,甚至会随母畜附送。就因为 这样我也被工作人员带上台脱光了衣服,可是只能站在不显眼的地方。我虽然十 分害怕,但离妈妈的距离却近了,而且可以完全看清那些母畜的身体,这让我的 鸡巴变得越来越硬了。
 
  接下来,母畜们被以不同的价格拍卖了出去,很快就轮到了我妈妈。工作人 员把妈妈单独带了出来,妈妈出众的相貌和身材立刻引起了买家的注意。
 
  「太棒了,34岁,三围98,59,86的身材,G大小的胸部也是极品 了。」
 
  「好漂亮的骚穴,完全看不出来是生过孩子的女人。」
 
  妈妈白嫩的身体赤裸裸的展示在竞拍的买家面前,任由他们从上到下的在身 上抚摸。他们围在妈妈身边,一边摸一边用鼻子闻,仔细的检查着妈妈的身体。 
  「真棒,身上没有一点异味,这体香太诱人了。」
 
  「恩,下面挺乾净,皮肤也好,还闻不到臊味,阴毛也够密。」
 
  他们抱着妈妈的身体摸来摸去的,连阴户和肛门都被拨开检查,最后妈妈被 一位买家以十分惊人的价格买下,这价格足够把其他母畜都买下来了,卖家十分 高兴,把我也当作附送品一起送给了他,他看着我已经涨大的鸡巴说,「这个也 不错,以后会是个优质的公畜,回去要好好调教。」
 
  这一天一共进行了十多场拍卖,买下我妈妈的人乳牧场一共购买了十多只母 畜。傍晚的时候我们被赶上了一辆卡车,卡车的车箱被塞得满满的,就像是一盒 沙丁鱼罐头一样。卡车摇晃着,四周的景物消失在车后,随着卡车的摇晃,我不 断的触碰着母畜的身体,用手抚摸着身边母畜的臀部,甚至把手指伸进她的臀沟 之中。
 
  卡车行驶了几个小时之后,经过了一座电动门,里面的面积很大,而且被打 扫得即整洁又乾净,我知道我们已经到了目的地了,在这里将不再有人类的概念, 而只有公畜和母畜之分。身穿蓝色工作服的人员把卡车引进去之后打开了车厢, 一边把卡车上赤身裸体的女人赶下车一边清点着数目,这其中就包括我和妈妈。 母畜们下车之后有的不知所措的呆立在那里,有的蹲在地上不停的发抖,其中一 个母畜像发了疯一样的大叫,她们不约而同的把双臂抱在胸前,遮挡着乳房。 
  工作人员吆喝着驱赶着母畜,就像是驱赶真正的牲口一样。就在工作人员核 对母畜信息的时候,我这个其中唯一的小公畜不得不再次与母亲分开,我被他们 带到旁边观看,这之后我才知道,这里的公畜不仅要负责为母畜下种交配,而且 还要照顾母畜的日常生活。
 
  在核对过身份之后,工作人员首先把母畜们赶进了清洗间,里面贴满了瓷砖, 就像是一间公共浴室一样,他们命令着母畜靠墙站成了一排,然后在母畜的身上 喷撒了消毒剂。之后工作人员戴上了塑胶手套,开始检查母畜的身体。
 
  「放开我,让我回家。」第一个被拉出来的竟然就是我妈妈,他们让我妈妈 撅起屁股,检查妈妈的阴道和肛门。我妈妈从来没有被如此对待过,心慌意乱的 扭动着屁股躲避着抚摸着她屁股的手,可是这完全算不上是反抗,一个工作人员 把手指顶在妈妈的肛门上,将润滑液涂了上去,紧缩的括约肌守卫着最后的关口, 但工作人员的手指接着润滑液强制进入了妈妈肛门的入口,突破了这最后的防御。 
  工作人员的一根手指插进了妈妈的肛门之中,一阵阵的疼痛让妈妈几乎站立 不住。他的手指在妈妈的肛门里不住的旋转,时而深入,时而抽出,这粗暴的动 作牵动着妈妈全身的神经。妈妈痛苦而恐惧的喊叫着,男人的手指深深的插在肛 门里火辣辣的疼痛贯穿了妈妈的全身,妈妈挺直后背不停的打着寒战。这完全超 过了一个女性忍耐的极限,妈妈为了减轻疼痛不得不主动撅起屁股,这反而让肛 门和阴道都暴露在他们面前,让他们更加容易的凌辱妈妈的身体。他把另一只手 的手掌整个放在妈妈的屁股上抚摸,妈妈的身体产生了异样的快感,阴部的蜜穴 竟然流出了淫水,不受控制的从大腿上流淌下来,妈妈弯曲着夹紧双腿,巨大的 乳房随着身体不停的颤抖着,努力的不让自己发出呻吟声。
 
  这个工作人员在用手指在妈妈的肛门里抽动了一会之后,接着把妈妈的肛门 撑开,她的手指在妈妈的肛门里弯曲,扣弄着里面柔软的嫩肉,这感觉立刻传遍 了妈妈的身体,火辣辣的痛楚让妈妈不得不翘起脚跟,越来越多的淫水顺着大腿 流淌下来,这羞辱的快感让妈妈一下子高潮了,一股股的淫水倾泻而出,在地面 上留下了一滩水迹。男人张开嘴,把嘴唇贴在妈妈的下体上,湿热的舌头深入了 妈妈的蜜穴,灵巧的舌头在里面旋转着,把妈妈的紧闭的蜜穴撑开,可能是刚刚 高潮的原因,妈妈的蜜穴接受了他舌头的入侵。
 
  「啊,嗯嗯,啊。」妈妈挺起身体,手脚不停的乱踢乱打,嘴里发出了含混 的呻吟声,男人的舌头就像是一只蛇一样在妈妈狭窄敏感的蜜穴里游走,强烈的 快感吞噬着妈妈的心灵。工作人员把妈妈的身体架了起来,这时的妈妈没了有丝 毫反抗的力气,他的手在妈妈的肛门和阴道里不停的挖弄。
 
  「你们,轻一点呀,好疼,求求你们了。」几只手指在妈妈的身体里不停的 蠕动,他们从后面抓着妈妈的两个巨乳,用手指用力的捏着妈妈的乳头。妈妈满 脸通红,蜜穴里不受控制的不断流出粘粘的液体,白皙丰满的身体,高耸的乳房, 突出的奶头,涨大的乳晕,浓密的阴毛,都彰显着妈妈作为母畜的价值。这时候 他们手指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了,捏弄乳房和乳头的力量也越来越大了,妈妈阴 道和肛门里就像是翻江倒海一样,淫水流了一地,妈妈的淫叫声也越来越大,最 后竟然发出了十分有节奏的「哦,哦,哦。」的声音。高潮了,妈妈又高潮了, 只是用手指玩弄就让妈妈再次高潮了。
 
  「不许休息,我要操你的屁眼。」他拉着妈妈的胳膊,按着妈妈的身体说。 
  「不,求你了,放过我吧。」他们不顾妈妈的哀求,让妈妈继续高高撅起肥 大的屁股,分开两条大腿,把妈妈浅褐色的肛门清楚的暴露在他们面前,妈妈肛 门的颜色要比屁股深很多,他们淫笑着仔细欣赏着。其中一个工作人员掏出了他 那根黑乎乎的大鸡巴,妈妈看不到他们在她的身后究竟要做什么,只是感觉自己 的屁股被男人们不停的抚弄着,然后两片肥大的屁股被分开,有什么顶在了她的 肛门上,让括约肌本能的收缩起来。
 
  男人把他的鸡巴上面沾满了妈妈蜜穴里分泌的淫水,用力的插向了妈妈的肛 门,直到全部深入为止,妈妈发出了一声像是杀猪一样的惨叫,然后就是呜呜的 哭泣声。这种情景让其他观看的母畜的心理也充满了恐惧,因为基本上没有几个 女人有被大鸡巴插入肛门的经历。随着他的大鸡巴在妈妈的肛门里抽插,妈妈撅 起来的大屁股疯狂的扭动起来。妈妈这淫荡的样子,看上去就好像想让人插进去 一样,随着妈妈的肛门逐渐适应了他的鸡巴,他抽插的速度也加快了,他把妈妈 搞得死去活来的。
 
  妈妈跪在地上撅着大肥屁股,任由男人蹂躏着她那柔嫩的肛门。我本来十分 心疼妈妈,可是看着她的大屁股对着我这边不停的摇动,胯下的鸡巴又硬了起来。 妈妈的呻吟声听起来特别销魂,在加上那雪白丰满的肉体,让我都想去操她的肛 门了。妈妈精疲力尽的趴在地上,身体扭动得也越来越无力,那个男人射精之后 就拔出了插在她肛门里的大鸡巴。妈妈又痛苦的大叫了一声,肛门过了一会才又 紧紧的闭合在一起。
 
  下一个男人依旧把手指伸进妈妈的蜜穴,沾满了淫水之后涂在妈妈的肛门上。 之后他抱着妈妈摇动的大屁股,让妈妈继续跪在地上,高高撅起屁股对着他那根 摇摆的大鸡巴。妈妈虽然剧烈的扭动身体,但是那充满弹性的大屁股已经被他死 死按住了,任何反抗都是毫无意义的。他扶住大鸡巴,对着妈妈的肛门一插到底。 剧痛让妈妈不停的大口喘着气,紧缩的肛门紧紧夹着那根挤进她肛门里的大鸡巴, 那根鸡巴开始只是慢慢的抽动,变得坚硬之后就不再受妈妈肛门肌肉阻力的影响 了。
 
  妈妈的肛门紧紧的夹住了他的大鸡巴,他的大鸡巴也不停的摩擦着妈妈的肛 门,就像是平时在阴道里性交一样。妈妈感到肛门撕裂般的疼痛,而男人感受到 的却是来自大鸡巴的快感,这让他觉得无比的刺激,妈妈被他插得一会哀嚎,一 会向他求饶,一会又发出痛苦的呻吟声。但是此时妈妈感受到的并不是性交的快 感,而是肛门被插入大鸡巴带来的无尽的痛楚和屈辱。男人的大鸡巴在抽插的过 程中不断的变硬了,而且还涨大了起来,显得更加的挺拔,过了很长时间也没有 要软下去的迹象。他把鸡巴狠狠的插到底之后,就把鸡巴向外抽,被妈妈肛门紧 紧夹住的鸡巴再也忍耐不住了,虽然他也希望更持久一点,努力剋制着射精的欲 望,可是还是没有忍住,一股脑的把精液全都喷进了妈妈的肛门里。
 
  妈妈的身上流满了汗水,男人的大鸡巴终於软了下去,他拔出鸡巴之后,妈 妈就喘着粗气瘫软在地上。妈妈的身体已经彻底的失去了知觉,但仍然保持着高 高撅起臀部的姿势,红肿的肛门不停的收缩着,从里面不断的挤出了粘稠的精液, 而这时仍然有男人不顾她的痛苦蹂躏着她那对稀有的巨乳。他们把彻底瘫倒的妈 妈拖着扔到了墙边,让妈妈继续跪在那里,妈妈大声哭泣着喊着疼。之后他们有 去喊下一个母畜的编号,如果不听话就打她的屁股,他们抱着那个女人,把她拖 了出来,然后抱起她一条大腿,用手指插在她的阴道和肛门里检查,一直到检查 结束,这些母畜都像妈妈那样被她们折磨了一遍。
 
  这些母畜已经完全站不起来了,她们只能跪在冰冷的地面上,工作人员又提 着妈妈的身体,把妈妈拖到中间,在妈妈身上涂满了满是泡沫的清洁剂。其中一 个工作人员取来了一只长柄刷子,这只刷子就是用来清理牲畜的那种。这个男人 就用这个坚硬的刷子去清洗妈妈的身体,特别是那对饱满的乳房,妈妈的身体接 触到刷子的硬毛之后感觉到了针扎一样的疼痛,妈妈拚命向后躲避,无奈身体被 他们抓得死死的。刷子摩擦着妈妈的身体,把清洁剂刷出了许多的泡沫,男人用 刷子用力的清洁着妈妈的胸口,还特别的关照妈妈的大奶头。妈妈不停的扭动着 身体,这样反而配合了刷子的移动,妈妈乳房上的两颗大奶头也充血鼓涨了起来。 
  接着两个工作人员把妈妈从地上提了起来,他们拉开了妈妈的大腿,让他继 续用那只刷子去清理妈妈的下体。他虽然没有特别的用力,可是我妈妈的表情仍 然十分痛苦,他们一边用刷子刷妈妈的身体,一边用高压水枪对着妈妈喷射,妈 妈原本白嫩的肌肤变得通红。他们又用高压水枪对准妈妈的阴部,强力的水柱喷 在妈妈的下体上,这让妈妈不受控制的失禁了,一股尿水从股间喷了出来,与高 压水枪的水柱交汇在了一起。他们又抓住了我妈妈的头发,对着妈妈的大屁股狠 狠的踢了一脚,让她跪在地上,然后在妈妈的头上浇了一桶冷水。
 
  我妈妈趴在地上,双腿向两边分开,男人用刷子去刷妈妈那充满弹性的大屁 股,还伸到臀沟中间去刷里面的嫩肉。他的刷子从后面刷着妈妈的下体和肛门, 高压水枪冰冷的水柱也有力的喷在上面,水流的压力甚至都冲进了妈妈的肛门和 阴道。最后他把水灌进了妈妈的嘴里,我妈妈不停的咳嗽,不知道喝下去了多少 冷水,他们用毛巾把妈妈的身体擦乾之后,踢打着妈妈的屁股和乳房,把妈妈赶 到了一边。
 
  工作人员清洗完所有的母畜之后就把她们驱赶进各自单独的隔栏中,这其中 仍然有几个母畜不停的大闹,不过很快就被工作人员制服了。母畜们被按着身体 趴在隔栏地上,虽然地上铺着厚厚的稻草,不过仍然不会很舒服。为了防止人乳 牧场中饲养的母畜逃跑或者攻击管理人员,要求她们必须全裸着身体趴在地上, 包括平时活动的时候,如果站起来就会受到严厉的惩罚。
 
  第二天早晨,我也被分到了一身蓝色的工作服,我平时的任务就是为这些母 畜准备食物,清理大小便,更换稻草,检查身体,测量体温等一些事情。刚进来 的母畜首先要注射一些药品,其中既有防止她们生病的药物,也有增强雌性机能 的药物。我对照着每个隔栏前的照片和信息查点数量,然后在她们的盘子里加上 食物,这些食物都是特别调制的糊状食品,既保证了营养又保证了母畜的健康。 
  接着我要学习为母畜清理大小便,我跟着一个工作人员来到一个关着母畜的 隔栏前,一只母畜听话的跪在地上,男人上去抚摸着她的肚子和屁股,然后在她 的屁股上用力的拍打了一下。那只母畜转过身,把大屁股对着我们,男人在她的 屁股下面放了一只金属盆,那只母畜就把尿尿在了盆里,母畜尿完之后男人用水 桶把清水浇在母畜的阴户上。
 
  我们挨间为母畜清理大小便,她们蹲在地上撒尿或者拉屎,然后我们把冷水 浇在她们的阴户上或者让她们自己扒开臀沟沖洗她们的屁股。当我们来到关着我 妈妈的隔栏时忽然闻到了一股淡淡的尿臊味,妈妈看到我羞愧的留下了眼泪,闭 着眼睛不时的发出很小的呻吟声。
 
  「憋了很久了吧,看样都快尿出来了。」男人用手摸着妈妈湿乎乎的下体, 笑着说。妈妈通红着脸抬起头,发出「嗯嗯」的轻哼声,表示她想要上厕所,看 来妈妈憋尿憋的确实很痛苦,应该已经到了极限了。
 
  「想要撒尿就尿在这里,来到这里就得守规矩。」男人在地上放了一个尿盆, 示意妈妈把尿撒在里面。
 
  「尿到里面就行了,别人也是这样的。」妈妈昨天被他们搞得双腿无力,我 说完之后把妈妈拉起来,让妈妈叉开双腿蹲在尿盆上。妈妈扭动着屁股,我明白 她是在人注视下尿不出来,不过成为母畜就意味着失去了最基本的人权,当然也 包括隐私权。
 
  「母畜撒尿还怕别人看?快点,再不尿有你好看的。」妈妈被男人吓的,也 是因为膀胱的忍耐达到了极限,一股淡黄色的液体从下体喷了出来,全部撒在了 尿盆里。
 
  「憋了多久了?这么多,还这么骚。」男人故意羞辱妈妈,妈妈捂着脸哭了 出来,这之后无论大便还是小便妈妈都会当着我和其他男人的面撅着屁股任意的 排泄。
 
  人乳牧场中所饲养的母畜唯一的作用就是生产母乳,而要产生母乳首先要和 公畜交配,怀孕,继而生产。不久就到了妈妈被公畜配种的日子了,我作为未来 的公畜也被要求在旁边观看学习。
 
  「你们看,这只母畜已经忍耐不住了。」工作人员摸着妈妈满是淫水的下体 说,由於为母畜注射了药物的关系,她们的身体变得十分敏感。他们打开了妈妈 的隔栏接着说,「好了,过了,来这边。」
 
  「我,我要做什么?」妈妈不解的问,可是并没有得到回答,妈妈只得爬在 地上跟在他们的身后。除了同一牧场的公畜之外,为了保证配种的效果,牧场也 会僱佣其他牧场的公畜。而且有些公畜由於无法控制,只得和母畜分开饲养。 
  「我要操逼,我要上母畜,我要给母畜配种。」妈妈双臂支撑着身体,被以 趴跪的姿势绑在一个木头架子上,这时要与妈妈交配的公畜终於出现了。这只公 畜显然是个黑种人,他的肌肉比其他公畜要大上一倍。
 
  「那是什么,这难道是他的大鸡巴?」我看到他胯下那黑乎乎的巨物不禁心 下骇然,那条鸡巴无论粗细还是长度,都足足有普通人的三四倍。光是看到这里 我就忍不住为妈妈担心起来,不由得深呼吸让自己冷静下来。
 
  「来吧,把屁股抬起来。」那只公畜走到了妈妈的身后,虽然妈妈看不到他 的样子,可是仍然可以闻到他身上那种刺鼻的味道。
 
  「我要上了,我要插你的骚逼。」说着他开始用舌头去舔妈妈的蜜穴,听说 这只公畜一天可以和十只以上的母畜交配,配种成功率甚至可以达到百分之五十。 妈妈被绑在木头架子上,阴部,肛门都暴露在他面前,那只公畜不停的抚摸着妈 妈的大屁股,不时的用力在上面拍打着。每打一下,妈妈的身体就颤抖一下,而 妈妈的蜜穴只想早点让那只公畜把大鸡巴插入。
 
  「好难受,求求你,快点停下呀。」公畜的大鸡巴在妈妈的阴部不停的摩擦, 而妈妈阴部也流出了越来越多的淫水。尽管如此,妈妈还是保持着理智,不停的 哀求他停下来。他抓着妈妈的脖子,粗暴的从妈妈的后面把他那根巨物插进了妈 妈的阴道,然后在里面不停的抽插,每次抽插妈妈的身体都会不自主的颤抖。 
  「不行了,让我休息一会。谁来救救我,快点,救救我呀,我要被搞死了。」 他的鸡巴始终保持着超强的硬度,每次插入都会顶在妈妈阴道的最深处,妈妈的 阴道就像是要被撕裂了一样。
 
  这只公畜对妈妈的身体显然十分的满意,妈妈恐怕是他有生以来最理想的交 配对象了,他从后面抱着妈妈的大屁股,大鸡巴在妈妈的阴道里任意的驰骋,一 直摩擦着妈妈阴道里面最敏感的地方。
 
  「停下来,不要。」妈妈仍然抗拒着他的侵犯,看着他那兴奋的表情,我也 觉得十分的气愤,可是对此我却无能为力。这场交配对妈妈来说简直一场梦魇, 他的双手抚摸着妈妈的巨乳,还不停的用鼻子嗅着妈妈身上的味道。
 
  「救救我,儿子,救救我。」妈妈绝望的看着前方,脸色通红的向我求助, 虽然声音很小,可是我却听得很清楚。妈妈在他那根巨物的冲击下,乳头逐渐的 变大了,阴道里不停的流出淫水。
 
  「我要射了。」他那根大鸡巴在妈妈的阴道里不停的抖动着把热呼呼,粘稠 的精液一股脑的射在了妈妈阴道的最深处。妈妈的柔嫩的阴道壁本能的抽搐着收 缩,紧紧的夹着包裹住了这只强壮的公畜的巨物,就算他想拔出来,妈妈的阴道 还是把他的鸡巴紧紧的夹在里面。
 
  「真爽,我还要再来一次。」妈妈听到他的话,恐惧的惊叫了一声,可是体 力不支的妈妈,又被捆绑在木头架子上,只能继续忍受他那根巨物强烈的侵犯。 
  一上午都要过去了,他的大鸡巴根本没有软下来,妈妈的下体不知被他插入 了多少次,也不知被他在里面注射了多少次精液。可是他那根大鸡巴始终深深的 插在妈妈的阴道里。
 
  「怎么样,被我的鸡巴插进去爽不爽?」
 
  「你的鸡巴好大,好硬,插得我好爽。」听到了妈妈的话,这只公畜十分的 开心,更加卖力的把妈妈操得一直张着嘴,不停流着口水。他持续的侵犯着妈妈, 妈妈脸上的表情都扭曲了,可是只能无声的忍耐着。
 
  不知射了多少次,他的大鸡巴终於把子弹射尽了,他最后把鸡巴从妈妈的阴 道里拔出来的时候,妈妈已经昏过去了。
 
  「我看她已经不行了,今天就这样吧,休息一下明天再来。」我把妈妈从木 头架子上解下来的时候,妈妈的腰都直不起来了,妈妈轻声哭泣着,赤裸的阴部 红肿不堪,乳房也比原来肿大了许多。
 
  配种期间,母畜每天必须接受三次到四次的交配,这样才会让母畜成功受孕, 当然我妈妈也不例外。在休息了一天之后,他们决定要让牧场的小公畜和妈妈进 行交配,令人意外的是这其中还包括我,我虽然不情愿,可是又不得不参与进去。 我和其他三个年龄相仿的小公畜把妈妈绑在了昨天那个木头架子上,从早晨8点 到下午5点,一直轮流着和妈妈进行交配。妈妈的蜜穴里,肛门里,嘴里,被我 们不知射进了多少次精液。妈妈的G杯罩巨乳又变大了,乳头和乳晕也都涨了起 来,变得又红又硬。如果妈妈的乳房可以分泌乳汁,估计足可以喂饱我们四个人。 
  在连续的交配了三个月之后,妈妈通过了妊娠检查,证明妈妈已经成功的受 孕了。这之后妈妈足月的生下了一个小宝宝,也成功分泌出了乳汁。可是牧场里 母畜分泌的母乳是十分贵重的商品,是无法为母畜的后代进行哺乳的。妈妈的小 宝宝出生之后就被送走了,也许送给了某个无子的家庭,也许被送到了孤儿院。 
  牧场是不会养育母畜所生的婴儿的,因为即使是女婴也要照顾很多年才能成 为母畜,这样牧场就要付出十分巨大的成本。
 
  「来吧,榨乳的时间到了。」刚生产结束之后,妈妈就要开始进行榨乳了。 
  妈妈的乳房上面被加上了一对乳牛用的吸奶器,只是号码要小一些。
 
  「啊,我的母乳,要喷出来了。」我们开始为妈妈的乳房按摩,妈妈的乳头 上面慢慢的出现了一滴乳白色的奶水,随后就连续的不断被吸奶器把母乳从那巨 大的乳房里吸出来,灌进旁边密闭的罐子里。妈妈的母乳简直就是喷出来的一样, 而且完全停不下来了,就这样妈妈在牧场里每天都过着榨乳的生活。为了维持可 以持续的榨乳,母畜必须要经常怀孕,不断的持续着配种,生产,榨乳的过程。 母畜要等到完全丧失分泌乳汁的功能之后才会获得自由,而像我这样的小公畜也 会随着年纪的增长成为配种的主力,除了每天照顾母畜的生活外,还要不断的为 母畜配种。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