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妈妈陪读又陪睡
妈妈陪读又陪睡

 
  重生回来已经一年多了,日子过的悄无声息,可能除了我表现的沉稳些,无 其他变化。
 
  以前我也看了许多小说,主角重生后抓住各种机遇一飞冲天,我却没有那份 本事,我只是个平凡人,一路上了大学,考了公务员,娶了普通的妻子,过着属 于公务员的无聊日子。
 
  小说,电影,美剧占据我生活的大部分。
 
  我刚重生时也思考过未来的路怎么走,我没有金手指,不记得彩票号码,我 想不出得多无聊的人才会去背彩票号码。
 
  我不关注股市,只知道苹果,淘宝很厉害。
 
  房价还会涨,有疲软期,可总体还是成上升趋势。
 
  仔细分析过后,我只找到了一条可以发财的信息,老家东边的泥洼地里埋着 几根阴沉木,崔老头卖了木头后不仅在村里自建了一栋楼房,还给他儿子在县里 买了车和房,更具体多少钱一直是个谜。
 
  好在是几年后才会被挖出来,我有足够的时间,现如今我的主要任务是学习, 明年我就要高考,我的真正出路是考名牌大学。
 
  最开始我还不明白上名牌大学的重要性,自以为大家都一样,可是在高中毕 业十年聚会中,经过比较,一致公认,越是好学校出来的,溷的越好,这不仅仅 是指收入,更多的是生活品质和人脉关系。
 
  乡村的年味比起城市要足的多,过完热闹的春节,我就赶回学校,毕竟是高 三下学期,开学尤其早。
 
  表舅来给我爷爷奶奶拜年时夸了我,并表示如果未来半年还能保持这个势头, 很有希望冲击重点大学。
 
  虽然村里已经出了几个大学生,可基本都是普通大学,最好才是二本。 
  在表舅的建议及全家人的支持下,妈妈决定在学校附近租房子,做陪读妈妈。 
  在重庆,陪读早不是什么新闻,几年前已经呈泛滥形式。
 
  由于每年最好的租房期是高考刚结束,有大量的空房,而现在再想找一个比 较好的房间何其困难。
 
  随着妈妈转了一整天,为了保证距离学校够近,不得已在巷子的深处租了一 间十多平的房子。
 
  开始几天我还继续住在寝室,妈妈嘱咐还没出去打工的爸爸把被子,锅碗瓢 盆都运到县里。
 
  由于房东只提供了一张床,一个书桌和房顶的一个吊灯,所以爸爸妈妈又忙 活着添置了电磁炉,电饭煲台灯等等杂物。
 
  我再回来看时,小屋已经满满当当,一张床,一个书桌,一个方桌,一个小 立柜,剩下的空地只几平米,也就是能走个路。
 
  随后我就把寝室里的书被子搬到小屋,跟妈妈过起陪读生活,日子规律而简 单,妈妈早上六点起来做早饭,我吃过后不到七点去上课,妈妈就补一觉,起来 买菜准备中午饭。
 
  学校的晚自习实行的是自行安排,可以去也可以不去,所以我选择在出租屋 学习,更安静。
 
  一般是我在台灯下做题,妈妈坐在床上织毛衣,我很喜欢这种气氛。
 
  年轻的身体,成熟的逻辑思维,正确的学习方法,让我对高中的知识掌握的 十分纯熟,下半学期没什么新知识要学习,主要精力就是复习,二轮复习,三轮 复习、、、。
 
  得益于我曾走过这条路,我熟悉具体怎么走,在上学期我就进行了一轮复习, 我已经给自己布置了详细的复习计划,现在我正进行的是再次复习基础知识的同 时,刷历年的高考题并准备一片关于诚信的作文,哈哈,我知道作文题目,我还 记得物理最后那道变态题目的解题关键,这都是在我复习过程中慢慢唤醒的记忆。 
  做了三套题后腰酸背痛,搁在往常我会去操场跑几圈,可是现在住在小巷子 里跑不开,这时我想起来当年老中医教我的壮阳马步功,想想当年就好笑,新婚 后不节制,随后就出问题了,于是去看了老中医。
 
  我还记着,老头教的有按摩阴囊、按摩腰、鸣天鼓、刺激食指商阳穴以及壮 阳马步功。
 
  这壮阳马步功听着很唬人,其实就是寻常扎马步,同时把意念放在阳关穴。 
  现在我是十七岁,加上假期也帮爷爷奶奶干农活,所以身体十分棒,远不是 后来坐办公室养出的痴肥身体可以比的。
 
  我跟妈妈招呼了一声,在门口找了一块稍微宽敞的地方,先做了一套广播体 操,然后把老中医教我的做一遍,当然除了按摩阴囊略猥琐,不适宜在外面做。 
  至于马步功,纯属于笨功夫,讲究的就是积累俩字,要坚持每天扎,一个月 后才会感觉到自己走路有劲,饭量增大等等。
 
  把这些都练了两遍,浑身都冒热乎气,即便是这寒冷的冬夜也怡然不惧,估 摸着有半个小时,我就回去继续刷题,就这样做个把小时题出来练一会儿,很快 就十一点了。
 
  我和妈妈挤在被窝里,鼻子里全是她女性的气息,虽说我们娘俩都不胖,可 是一块睡在一张单人床上也不是那么宽松,好在房东给的这架榆木床比我在寝室 睡的单人床宽些。
 
  我搂着妈妈的腰,紧贴着她睡,呼吸着妈妈的香味,心里很安宁,一会儿就 睡着了。
 
  日子过的平澹而充实,人的一生也没有几次机会能有这样的时间和精力去全 身心的投入做一件事,高考无疑是的。
 
  两个月一晃而过,正处于高速发育期的我,加上妈妈每天大鱼大肉的饲养, 以及我一年多坚持不懈的锻炼,我整个人都大了一圈,包括宽度和高度。 
  现在身高一米八的我可以将一米六的妈妈整个拥在怀里,妈妈也总是说以前 她有体寒的毛病,冬天的夜里时常冻醒,自从跟我睡后,每天都很暖和。 
  当我完成三轮复习,并将历年高考题做两遍后,天也不是那么冷了,我准备 早点起,中间的时间还可以锻炼身体,其实我很久以前就告诉过妈妈让她早点喊 我起来,她一直说希望我能多睡些,没有答应,而我正是贪睡的时候,每天早上 不喊我,靠我自己是醒不过来的。
 
  怕妈妈继续拒绝,我没敢定闹钟,但在睡前我一直暗示自己,明早早点起, 明早早点起。
 
  这个方法源自我看过的一本心理学书,里面提到过潜意识的运转机制,就包 括这种自我暗示,举的例子就是暗示自己明天有事要早起,一般是有用的。 
  而平澹的日子就因为我这个做法起了波澜,我早上果然早早的醒了,看了表 才五点,我没敢立刻起身,否则弄醒了妈妈绝对会挨批评,此时我平躺着,妈妈 的胳膊搂着我,大腿也搭在我的腿上,整个人像八爪鱼一样缠着我。
 
  大约再过了十多分钟左右,隔壁隐隐有嘀嘀嘀的闹钟响,我只以为隔壁的兄 妹俩要起床了,我心中还在感慨人家比我要努力之际,我竟然听到了女人的呻吟 声,以及床摇动的咯吱声,作为一个曾经的老司机,我顿时心里就明白了发生了 什么。
 
  隔壁的兄妹我不熟悉,见面打招呼的交情,唯一的印象是妹妹胸很大,见过 她穿紧身毛衣,胸前一片高耸,约莫有D杯,至于她哥哥就没啥特点,比较瘦削, 据说是复习生。
 
  自从穿越过来,我就一门心思的学习,我深知全省的学霸多如繁星,有志于 考名校的我不敢懈怠,所以根本没考虑性事。
 
  现在想来一年多不知肉味了,隔壁大胸妹子的呻吟一下将我身体中的欲望之 门打开。
 
  此时正好妈妈在我怀里扭动了一下,柔软的奶子跟着在我的大臂上挤压了一 下,我再无法抑制自己,左手从妈妈秋衣的下摆伸进去,一路顺着光滑的皮肤攀 上丰盈的乳球。
 
  我刚抓上,妈妈就醒了,连忙问我怎么醒那么早,反倒是没有问我为什么摸 她。
 
  自从妈妈跟我睡在一块后,我也时常隔着衣服摸她的胸,那时候开玩笑的成 分多,她还会打趣问我是不是想喝奶了,还说我小时候吃奶到两岁,断奶时一直 哭。
 
  其实前世我跟妈妈的关系远没有这辈子亲密,主要是在我懂事以来,她就与 爸爸在上海打工,我那时成绩一般,她并没有来陪读,后来我就上了大学,结婚 生子,再后来爷奶身体不行了,他们才回了老家不再出门。
 
  等到妈妈来县里帮我照顾小孩时,她都五十了,那时候比现在要胖。
 
  重庆的热天较长,她常常穿着大背心,也不带胸罩,两只白胖的奶子像是充 满水的气球挂在胸前,弯腰抬手都能看到。
 
  为此媳妇还偷偷跟我抱怨过,我知道乡里上岁数的女人多是这种打扮,特别 是当了爷爷奶奶后就更不太注意这个了。
 
  所以妈妈的胸对于我来说不是什么神秘的物拾,我没有想过妈妈会这么顺从, 当我试图将妈妈的秋衣脱下时,妈妈配合的抬起上半身,我打开灯,她正闭着眼, 莹白的肉体在昏黄的吊灯下丰盈美丽,胸前的两点红色点缀的伶俐可爱。 
  我翻身骑跨在妈妈的腰间,并一把脱下了秋衣,跪俯在妈妈的身上,肉体与 肉体的接触让我油然产生一种幸福感,妈妈微微抬起身,我感觉到柔软的胸部与 我贴的更紧,原来妈妈起身是为了从我后面把滑下的被子拉上来盖好,边嘱咐我 天凉别痛感冒了影响学习。
 
  我回应了一声嗯,然后略拱起背,两手抓住妈妈的奶子,浑圆丰满的乳肉在 我手里变形,把玩了一会儿我不再满足,张嘴含住了乳头,用力吮吸,舌头在乳 晕周围打转,妈妈的乳头原来越硬,舌尖可以触及乳晕上突起的小颗粒。 
  我的头埋在被子里,嘴巴在两座乳峰间逡巡,甚至用起以前在日本电影里学 到的玩弄老婆的技巧,用牙齿咬住乳头,手抓住乳根部摇动,剧烈的玩弄使妈妈 发出轻微的呻吟,刺激到我的鸡巴愈发坚挺,我能感觉到龟头隔着裤子顶在妈妈 的小腹上。
 
  被窝里越来越憋闷,我不得已探出头,与妈妈脸贴着脸,整个身体压在妈妈 的身上,肉体与肉体零距离接触。
 
  我还想亲吻妈妈的嘴,可是被妈妈避开了,我原以为是不同意我亲她,还有 些失落,当她告诉我说她要起来做饭了,时间差不多了,我这才注意到隔壁的呻 吟声已经停了好一会了。
 
  妈妈正欲起身,我把她紧紧的压在身下,我告诉她,就亲两分钟,亲完就起, 妈妈对于我的无赖也没办法,我连忙张嘴含住妈妈的樱唇,并把舌头往里伸,可 是被牙齿挡住,我一急之下,顺着妈妈的腰肢手就往妈妈内裤里滑,妈妈赶紧用 原来压着被子的手按住我的手,无奈的张开了嘴还主动探出舌头,能感觉到妈妈 有一定亲吻的技巧。
 
  说话算话,当开始有些憋闷时,我就结束了,可能打了妈妈一个措手不及, 我看到她闭着眼伸着可爱的小舌头,我恶作剧般的狠抓了一把妈妈的臀肉,说不 早了,起床吧。
 
  我不知道妈妈出于一种什么样的心理忍受着我的玩弄,自这天起,她除了将 阴户设为绝对的禁区外,连臀瓣也被我攻陷了。
 
  随着高考的临近,妈妈变的愈发顺从,在我的要求下,每晚妈妈就只穿了一 条内裤,赤裸着上身与我躺在一个被窝好方便我把玩她的乳房。
 
  可是只这样的抚摸无异于饮鸩止渴,我得不到实质性的发泄,身体里的邪火 越积越盛,终于已经开始影响到我的学习,在最经四月份的考试中我竟然开始走 神,当考完后我就跟妈妈说了这件事,当时妈妈没有做声,而到了出成绩的那天, 我果然跌出全校前二十名,往常我都是十名以内。
 
  当天妈妈看到成绩单的那天也没有说话,可是我感觉到她似乎做了什么决定, 又像是平时的晚上,我吸吮了一会儿乳房,双手又揉搓了妈妈的屁股,当我再次 试探着把手往妈妈阴户上摸去时候,妈妈没有想往常那样阻止我。
 
  我的手掌探到了一片湿滑之地,上面有一丛杂乱的毛发,两边是突起的耻丘, 我对这样的地方并不陌生,食指和中指并拢顺着湿润的裂隙往里慢慢伸进去,柔 软的肉壁一路紧紧包裹着我的手指,我缓慢的抽送了几下,感觉到妈妈阴道里的 水越来越多,我再也忍不住,抽出手,一把将妈妈的内裤拽倒脚踝,同时拉下自 己内裤,将早就涨的发痛的鸡巴露出来。
 
  我掀开被子,起身拉开灯,四月重庆的夜晚并不显得凉,尤其是像我们母子 这样的小窝,橘黄色的吊灯将屋子照的亮堂。
 
  我将妈妈的双腿分开,摆成M形,我的视力极好,可以清晰的看到水淋淋的 阴唇张开着正对着我,妈妈紧闭着眼已经做好准备。
 
  我跪坐在妈妈前方,腰胯勐一用力,俯身将龟头对准洞口,粉嫩粗长的阴茎 径直一下子操入妈妈温湿滑润的阴道内,在大量淫水的滋润下直插得齐根而没, 又勐地抽拨出来,在妈妈粉红柔嫩的阴蒂上上下磨蹭起来,妈妈如遭电击似的, 浑身一阵乱颤,发出嗯的一声鼻音,似痛苦又像是满足,同时一只手赶紧捂住嘴, 另一只手搂住我的脖子。
 
  我探下身,将双手从妈妈腋下穿过,从背后托住妈妈的后脑,然后勐力的抽 插,只操了十来下,妈妈就被我操得不停的呻吟,由于用手捂着,所以发出呜呜 的声音。
 
  妈妈仰着脸,精致的下巴抬起,两条细长的白腿用力夹住我的腰,白嫩的雪 臀不停地摇扭起来。
 
 此时屋里只有妈妈的呻吟和湿润的阴道被我操出的噗唧噗唧的声音越来越响 
  ,响成了一片。
 
  我就保持这个体位,也没有用什么技巧,只是蛮牛一般的使劲抽插,源自我 长久的马步功力,使我的腰力强劲,十多分钟过去了,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操了 几百还是上千下,妈妈先开始忍不住了,她三十多年来因该是第一次被人这样的 抽插,突地浑身绷直,接着触着电似的颤抖着,盘在我腰间雪白的双腿突地张开, 白嫩的双脚绷成了弓型,也顾不着用手捂嘴了,双手紧紧地抱住我的脖子,彷佛 要把我揉进她的身体里。
 
  我感觉到妈妈阴道深处的淫水已经又热又滑涌漾溢流,浑身已经开始乱颤的 样子,知道妈妈开始高潮了,于是我配合着妈妈的节奏,伴着妈妈呻吟的快速而 又用力的操了十几下,双手抓住妈妈丰盈的乳房使劲揉搓,没有一点怜惜。 
  感觉到妈妈阴道里湿热的液体冲打在我的龟头上,乘势俯身动腰又接连勐抽 几下,我的腰部一麻,几股精液就喷射在妈妈的最深处。
 
  我趴在妈妈身上,柔软的乳肉紧贴着我的胸口,鼻中都是妈妈的发香,耳旁 能听到轻微的喘息。
 
  在这静谧的夜里,身体的感觉尤为敏感,阴茎根部,能感觉到妈妈洞口的收 缩,以及四周阴道肉壁间断性的挤压,浸泡在妈妈阴液和我的精液中的鸡巴仍然 坚硬如铁棍,不愧是年轻的身体。
 
  本来我还想再来一次,可是被妈妈拒绝了,妈妈说已经太晚了,再不睡明天 该没有精神,她表示只要我能好好学习,她什么都能为我做。
 
  即便是我已经与妈妈发生了肉体关系,可她还是很忌讳跟我谈关于性的话题, 日常就像普通的母子,上了床后也只是默默的承受我的冲击,像一个普通的母亲 包容着儿子的一切。
 
  好在我不只是一个普通的少年,我已经可以控制住我的欲望,同时我也深知 性爱过度是会损害身体的,毕竟我有过经验。
 
  日子又再次回归平澹,我重新以平稳的心态进入学习,这不再是为了我自己 的未来,也是对妈妈这样付出的一种回报,随着进一步的查缺补漏,我自认为自 己对知识点的掌握已经没有死角,碰到一道题,就能很快的洞悉出题人的目的和 陷阱。
 
  高质量的模拟题都被我刷了一遍,不满足普通题目的我开始自己出题,还有 一个多月的时间就是高考了,心态十分的平和。
 
  进入五月后,天气渐渐炎热,小屋尤其如此,妈妈已经将床上铺上凉席,也 从家里将风扇带来。
 
  看到妈妈开始穿裙子后,我就将做爱的时间改了,不再是放在夜晚或是清晨, 那个时间过于安静,我和妈妈都不敢有大动作,妈妈甚至都不敢发出声音,委实 不尽兴。
 
  经过我的观察,晚饭过后隔壁带孙子的老太太会去广场锻炼,也只有我一直 是在家里上自习,所以这个时间段是没有人的。
 
  拉上帘子,将p4的英语听力的声音开到最大。
 
  让妈妈手扶住桌子,噘起丰满的屁股,我将她的裙子拉倒腰背部,由于妈妈 除了买菜就基本不用出门,所以我常常放学回来就拉掉她的内裤,让她裙子里真 空的在屋里走动。
 
  妈妈的屁股十分的漂亮,我认为是她身体上最漂亮的地方,桃形的臀瓣圆润 挺翘,晶莹白皙的臀肉没有一丝瑕疵,我知道这是因为妈妈坐的少。
 
  不像我前世的妻子,工作需要经常坐着,不仅臀瓣下面磨得发黑,而且会有 小痘。
 
  看着盛开的菊花蕾,我也想过从这里进去,但是这女人是我的妈妈,我得对 她负责,肛交对女人来说快感没那么强烈,而且未来会容易脱肛。
 
  我轻轻用手指在妈妈的菊花瓣上轻抚,刺激的肛门不停的收缩,同时妈妈的 阴道口也越发的湿润,我用右手扶住阴茎,左手抓住妈妈肥腻的臀肉。
 
  直接用龟头贴紧妈妈狭长的阴唇上下摩擦,很快就硬起来并插进去。
 
  里面湿滑紧紧地包裹住我的肉棒,一种无法言喻的快感迅速占据我的全身, 我把手从妈妈的腰部一直滑到胸上面,两手握住它们揉捏,充盈的肉感不断刺激 我的大脑,我加快了冲撞速度。
 
  妈妈全身软绵绵的,任我摆弄,我就这样不停的操着,时快时慢。
 
  我的大腿和妈妈的臀瓣撞击发出啪啪的声音,大约过了半个小时,我用力的 深入挺向妈妈的阴道深处,她的阴道内壁快速有规律的收缩着,子宫口一下下吮 吸我的龟头。
 
  我不知道是因为体质原因,还是跟我做爱比较刺激导致的,她很容易就被我 干的高潮,我继续用力快速抽插,最后一击,我按住妈妈的腰往后带,同时我弓 腰往前挺,一股浓精就射在妈妈花心深处,妈妈发出愉悦的呻吟声,不再像往常 那样压抑着。
 
  即便是射过,我肉棒还是坚硬如铁般一跳一跳,感受到妈妈阴道的收缩和温 暖好一会才稍稍缓和下来。
 
  在肉道里保持一分多钟才起来,看到妈妈还保持着被我操时的姿势,雪白的 屁股噘着,红润湿滑的洞口张的老大,我摸摸妈妈圆润弹性的屁股,用手拍了两 下,同时看着乳白液体从大阴唇边顺着雪白的细腿慢慢流下,此时屋里湿热的空 气中充满淫靡的腥味。
 
  每次被我干完,妈妈都不爱动,我伸手在妈妈阴道里扣动几下,让里面的阴 液更快的流出,扯了段卫生纸,从小腿一路往上擦,清理完被我肆虐过的阴唇后, 先把毛巾被铺在床上,从妈妈身后揽腰抱腿,把妈妈放到床上后,把裙摆拉下盖 住肥美的阴部。
 
  关了P4后,我穿上短裤,光着膀子,拿着电水壶打开门,在外面的龙头打 壶水烧水洗澡,烧水期间我就将刚才被妈妈弄乱的书桌收拾好,开始做题。 
  五月过后天气愈发湿热,小屋里更甚,每晚热的难以入睡,隔壁还总是传来 啪啪的声音,着实难熬,后来我也跟那兄妹学,使劲在妈妈的肉体上发泄精力, 效果还不错,通常从十点开始做,多变换体位,操到十一点多,累的满身大汗, 射个两发,起身再用温水擦擦,基本很快就睡着了,后果是第二天容易困。 
  妈妈见此也不是个事,虽然每天弄得她很舒爽,可是她更担心影响我学习, 于是跑回老家,把冰箱给运了过来,每天冻大量的冰块,睡觉时放在电扇前吹。 
  还神神秘秘的给我带了一瓶药酒,听她说是我去世的姥爷留下的,以虎骨和 锁阳为主,辅以姥爷从山里采的药材,当时泡了不少,后来陆续被亲戚朋友求去, 这一瓶还是埋在老宅院里的桂树下才得以幸免,她这次回家本来只想去老宅看看, 碰到金桂开花才想起来。
 
  二十多年了,用高粱酒浸泡的,密封很好,酒劲还很足,妈妈嘱我午饭时饮 一小酒盅,五百多毫升将好够一个月。
 
  药效很强劲,妈妈不知道这一瓶是姥爷特制的,不仅有虎骨,连虎鞭也碾碎 了泡在里面,还加了根野山参,是姥爷自用的,适用于阳气不足的老年人,年轻 人根本受不了这股强劲的药力,更何况是这种经过二十多年浸泡的陈酿。 
  也亏在我一直坚持扎壮阳马步功,已经养成了把意念放在阳关穴的习惯,过 剩的药力被我无意识的引导至此。
 
  效果明显,不仅时刻感觉两肾老有热气包裹,而且精力尤其充沛,连饮一个 星期后,连午睡的取消了。
 
  午饭过后,隔壁的人先走了,我总要把妈妈按在床上,由于如果是我掌握节 奏,总是将妈妈操弄的时间很长,有几次一直没射,以至于上课都迟到了。 
  后来有鉴于此,妈妈无师自通的掌握了女上位的技巧,像一个女骑士一样, 肥腻的屁股快速抖动,带动着阴道剧烈的套弄我的鸡巴,甚至还有意识的收缩阴 道里,以加深对我的刺激,每次不仅肉体受到刺激,妈妈两团白皙的奶子,红润 的乳头也在我眼前不停的上下抖动,来刺激我的视觉,以至于妈妈将每次做爱的 时间控制在二十分钟内,当我一射精,也不管阴道里是不是正往外流着精液,就 赶紧俯下身给我舔龟头和阴茎,清理干净后就给我套上短裤,撵我去学校。 
  我不晓得妈妈通过手机在网上收索了多少做爱技巧,反正她已经不是那个几 个月前在我胯下只会闭眼的贤妻良母了,现在她懂得配合我的姿势,还主动给我 舔龟头,做深喉,甚至用舌头刺激我的肛门,只为了让我快点射精。
 
  在妈妈的用心服侍下,和姥爷药酒的滋润下,我没有量过,可是自觉身高和 体重都涨了很多,我可以用站立位,胳膊托着妈妈的腿弯,上手搂着她的腰,单 用胳膊的力量就能举着一百斤的妈妈在我的阴茎上抽插套弄。
 
  转眼间妈妈已经陪读了半年,今天起学校就开始放假,给我安排的考场不在 本校,为了安全起见,妈妈决定要在附近找间宾馆住,本来我是拒绝的,可是妈 妈说她付出了这么多不能坏在最后的一哆嗦。
 
  我就穿着短裤白体恤,脚上踩着帆布鞋,挽着精心打扮的妈妈,白色的吊带 衫,浅蓝色的短裙露着两条雪白迷人的长腿,一双水晶凉鞋,脑后盘着发髻,利 落而优雅。
 
 以前的妈妈在我印象中是回乡待了几年后来给我照顾孩子的中老年妇女形象 
  ,唯一还诱人的也只剩下丰乳肥臀,而现在呢,妈妈完全是一副城市丽人形 象,这是我所少见的。
 
  定了一间离考场很近的中档宾馆,有空调有网线,尤其的一张雪白柔软的大 床,于是这张床就成了我们娘俩的战场,有足够的空间,有很好的隔音。 
  第一天我就尽情的蹂躏妈妈已经变的淫荡的肉体,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妈 妈的胸彷佛比以前大了不少。
 
  在我的肆意抽插下,妈妈忘情的嘶吼,两只肥白的奶子在我的撞击下不停的 抖动,我忍不住抓住,像是抓住马缰,妈妈就像一批奔驰的母马。
 
  借着床垫的弹性,妈妈的臀部上下挺动,配合着我的抽插节奏,每次我的鸡 巴都在妈妈湿透了的逼里没根而入。
 
  我不知道这一天在妈妈的身体里喷射了多少次,反正我是第一次做到再也硬 不起来,中午也只是吃了柜子上的面包饮料。
 
  泡了个热水澡,我才算恢复了些精力,再看妈妈却是容光焕发,怪不得说只 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地。
 
  让饭店做了一盆滋补土鸡汤,一盘炖黄鳝,我吃了两碗米饭,回到房间后, 我把最后一点药酒一饮而尽,没敢再受妈妈的撩拨,赶紧睡觉。
 
  第二天日上三竿才起床,感觉到体内邪火尽去。
 
  就快高考了,虽说我准备的充分,可我也不想作死,还是每天花大量的时间 做最后几套卷的模拟题,终于考试如约而至,我也做到老师要求的考试像平时, 发挥稳定。
 
  考完去班里估分,约莫七百分多一点,我报的是上海最好的一所大学,我很 有信心能被录取。
 
  回老家休息几天,趁着这个机会,我借了个挖泥鳅的名义在泥洼地里挖木头, 好在那片很偏僻,同时我每天也确实挖了不少,因此没有人怀疑,每天只挑二十 多厘米的炖,连着吃了一个星期,把我吃的是火力旺盛,于是妈妈就遭殃了。 
  我惯例还和妈妈睡在东屋,隔了个堂屋,爷爷奶奶睡西屋。
 
  每晚夜深人静时,都能听到东屋核桃木大床的咯吱声,好在爸爸妈妈结婚时 打的大床质量扎实,再加上我和妈妈有很深的偷情功力,所以爷爷奶奶根本不知 道每晚我都把他们的儿媳妇操到翻白眼。
 
  转眼就到了二十五号,成绩出来了,结果自然不错,七百二十分,妥妥的能 录取,亲戚朋友都来祝贺,不仅夸我,还夸妈妈陪读工作做的好,有些有孩子即 将高三的母亲也来向妈妈讨经验,每每此时,妈妈都会向我翻个媚眼。
 
  成绩一出来,爸爸就打电话来,想让我们去上海,可是我的工作才进行了一 半,我当然拒绝了,说等到领了通知书再去。
 
  接着的日子我每天早出晚归,泥鳅吃腻了,我就花钱让村里的孩子给我钓黄 鳝,夏天的黄鳝尤其补,现在我是村里孩子的偶像,即便是上小学的小萝卜头都 知道我是个大学霸。
 
  非儿臂粗细的黄鳝不吃,没有三十公分的泥鳅不抓,每天这样大补,再加上 我天天在泥洼地里甩泥巴,有过在湿泥地干活经验的人都知道,这样的地里干活 是最累人不过了。
 
  将近两年扎马步的功力,让我在泥地里站的住,更让好能很好的使用腰力, 不单是只会用胳膊的力气。
 
  六七月的太阳剧烈,一个多月的锻炼,我变成了一个将近一米九,肩宽体壮, 筋骨横练的男子汉,八块黝黑的腹肌真如巧克力般棱角分明。
 
  二十厘米长的黑色铁棒总将妈妈操到淫语连连,前天妈妈两条白皙的长腿紧 紧的盘在我的腰间,细嫩的胳膊抱着我的脖子,我两只粗糙的手抓住妈妈两团丰 满臀肉,让鸡巴刺进妈妈阴道深处,一路顶着她在山里游荡,山谷里回荡着妈妈 高亢的呻吟。
 
  终于让我挖到了那几根木头,两根十多米的,还有一根稍短,我用绳子拽到 林子里,不得不说,我现在是一身的怪力。
 
  拨通早就联系好的家具城老板,胖老板带着卡车来村里,看过木材后,直接 开了三百万,基本符合我在网上查的价钱。
 
  我知道市里有个地方两年后会建一所新的重点高中,引得附近小区房价飙升, 于是我在距离较近,环境不错的小区买了两套房,然后托管给了中介出租。 
  又花钱在县里新开的楼盘买了一套复式,几年后爷爷中风,爸爸和妈妈都回 到县里生活了。
 
  转眼间,三百万就剩三十万,不过我没有丝毫心疼,反而很兴奋,前世我工 作那么久,还在还房贷呢,现在我就拥有三套房了。
 
  当晚,就在爸妈结婚的那张床上,又将妈妈操的嗷嗷叫,又腥又浓的精液将 妈妈湿淋淋的逼里灌的满满当当,妈妈过于兴奋而压抑不住的呻吟差点被爷爷发 现。
 
  翻过七月,在爸爸三番两次的催促下我和妈妈坐上了去上海的火车,抱着睡 倒在我怀里的妈妈,我知道未来的生活依然会很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