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学生将菊花捅破
学生将菊花捅破
学校来了新的外教,因为办公室紧张,校长把他的办公室临时安排在了张雨那里。今天外教第一天上班,张雨也想给这个新同事留下个好印象,于是精心打扮了一下,粉色套裙加上肉色丝袜,脚上是一双高跟凉鞋。来到办公室,同事还没到,于是先开始看起了今天的课时安排。

  「你好,是张老师吗?」一个低沉的声音传了过来,张雨回头一看,是一个身高近一米九的黑人。张雨愣了一下,马上回答道:

  「是的,你是新来的外教?」「是的,我叫皮纳尔,来自南非。」黑人的汉语还不错。

  接下来就是一些程序性的东西,张雨帮他收拾办公桌,他很客气,一直把谢谢挂在嘴边,张雨也很礼貌的回答着,时不时两人交流几句英语。张雨心想:

  「这人看起来还不错,有他在校长也不好来骚扰我了,以后好好和新同事相处吧。」又是一堂课结束了,张雨快步走出教室,她实在是不想再多看曹亮恶心的嘴脸了,这几天他没少骚扰自己,还好自己最近和一个女同事老在一起,不给他可乘之机。没想到曹亮几乎是跑了过来,一把拉住她的手臂:

  「张老师,我有事找你。」曹亮说着,看看周围的人,又小声说道:「别想逃避,识相的带我去教师厕所。」学校的教师厕所在办公楼,一般不让学生使用,都是带有隔间的马桶式。张雨没办法,让他跟在后面走进了厕所。

  「好姐姐,都想死我了。」曹亮一进厕所就已经急不可耐地把张雨抱在怀中,一手解着张雨上衣的扣子,一只手从背后伸进了张雨的胸罩,开始解胸罩扣子。

  「别这样,会被人看见的。」张雨想吓住他。但其实她也知道,很多老师还都在教师休息室,很少有人这时候来这里。

  「少废话,我又不是傻子,老师都在休息室吹空调呢。」曹亮已经把张雨的扣子都解开了,此时张雨敞着胸膛,胸罩半挂在胳膊上。曹亮把张雨推进一个隔间,让她坐在马桶盖上,一只手伸进下面隔着丝袜和内裤使劲捅着,另一只手使劲揉弄着张雨的乳房,一张肮脏的嘴在张雨清秀的脸上乱吻乱啃,嘴里还含糊的说着:

  「这几天没干你,下面痒了吧。今天看我不喂饱了你。」张雨忍着屈辱,不敢吱声,也不敢反抗,心想快点结束这一切,不能让这个色狼在自己身上糟蹋太久。想到这,突然伸出手解开了曹亮的裤子,翻出龟头抚摸着,套弄着。

  「果然是饥渴了,我来给你泄泄火。」曹亮突然站直了身子,使劲把龟头顶在了张雨的嘴上,这个混蛋居然要已为人母的张雨为他口交。

  「快点帮我弄出来,你就能早点走,快,含进去。」张雨没有办法,闭着眼睛把龟头含了进去,用舌头套弄着。刚开始有点恶心,但是舔了几下之后,自己的身体也起了反应,曹亮的手始终没闲着,捏着张雨紫红色的奶头玩了起来。很快,张雨身体开始潮湿,奶头也硬了起来。

  「骚货,以前装得那么清高,现在奶头都硬了,口技也不错,舔得老子挺舒服的。」曹亮抽出了肉棒,拉起张雨,转过她的身子,是她弯腰背对着自己,把裙子裤袜和内裤使劲一扒,一下就褪到了脚踝处。低头看了看张雨的小穴,已经流出了黏糊糊亮晶晶的淫水。曹亮大喜,握着龟头在外阴上蹭了几下,就直接插了进去,直没至根。

  「真他妈的爽,这几天不见,你的屄更紧了,这么极品的东西不让大家享受实在太浪费了。」曹亮大力的抽插着,张雨身体也随之剧烈晃动,双手扶着墙才让身体的幅度小了一些。

  曹亮的肉棒还是那么坚硬,灼热,虽然并不长大,但是耐力十足,20分钟过去了,曹亮依然和刚开始一样猛烈地撞击着张雨的臀部,龟头不停地在张雨的嫩肉上摩擦着,找寻着张雨的G点,试图把她干到高潮。张雨开始还忍着不出声,后来实在坚持不住了,嘴唇都已经被咬出了牙印,终于也开始呻吟了起来。

  这时曹亮突然整根抽出了肉棒,张雨感到身体内一空,长出了一口气,不知道曹亮要接下来要干什么。突然菊门上感到一股热气,接着是一条湿润的舌头在肛门上转动,不时地往肛门内探进去一两公分,原来是曹亮正在舔着张雨的肛门。

  自从上次被曹亮的小弟肛奸之后,张雨一连三天上厕所都会出血,她的肛门实在是太柔嫩了。而曹亮上次后悔没有先给张雨开后门,今天一定要补上。他感觉润滑的已经够了,扶着龟头使劲挤进去了一寸,但是张雨的肛门显然还没有热身充分,只进去了一个龟头就无法再撑开了。张雨也痛得流下了眼泪:

  「求你了,不要插进去,好痛啊,我那里太小了。」「妈的还真紧,老子不信这个邪,求我操你,要不然我就这样放着不动了。」「不行,太恶心了,我不会说的。」「还他妈的装,看你还嘴硬。」曹亮说着,又往里顶了顶,张雨吃痛,实在受不了了,连忙求饶:

  「求你了,别进去啊,操我的屄,操我的嘴也可以,求求你别进去。」「嘿嘿,你没想到自己也有今天吧,淫荡的本性显出来了,看你以后还装不装纯洁。」但是曹亮这个禽兽显然没有怜悯张雨的意思,他咬咬牙,用尽全力,把阴茎整个插了进去。

  「啊……」张雨一声惨叫,眼泪顺着清丽的脸庞不停的流。曹亮感觉到了张雨直肠内的润滑,或许有些残留的油质在里面,曹亮没有多想,疯狂的大力抽插起来。

  张雨痛苦的闭着眼睛,对发生的这一切无能为力,只有被动的接受,只希望他快点结束。曹亮因为之前的性交,并没有在张雨肛门内抽插太久,随着一声低沉的吼声,终于一泄如注,那精子全都射在了张雨的直肠内。

  曹亮喘着粗气提上了裤子,淫笑着说:「张老师进步不小啊,没有流血,再多来几次你的菊花也会是人间极品啊。」张雨流着泪瞪着曹亮,一直到他出了厕所,张雨才缓缓站了起来,从包拿出餐巾纸,慢慢擦拭着里肛门里正在溢出的精液。由于浑身脱力,手指碰到肛门的时候不小心用力大了点,只感到一阵钻心的疼痛。擦干净了精液,张雨已经累得满身大汗,几乎迈不开步。她拖着疲惫的身躯,扶着墙一步步挪到了办公室,走一步肛门就剧痛一阵,好容易到了办公桌前,坐在了柔软的皮椅上才感觉舒服了些,想起刚才的屈辱经历,伏在桌子上小声抽泣了起来。

  「张老师,你怎么了?」这时皮纳尔进来了,看到张雨在桌子上哭,感到很奇怪。

  「没事,」张雨抬起头来:「就是有点累,休息一下就好了。」「那你要多注意休息。」皮纳尔关切地说,然后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开始上网。

  放学了,张雨依然疼得走不动路,想叫阿伟来扶她回家,又怕闻起来不好解释。还是别让孩子为我担心了吧。张雨这么想着,只能慢慢拖着步子往回走。

  「张老师,我来扶你吧。」身后传来皮纳尔的声音。没等张雨回答,他已经伸手扶住了张雨的手臂。

  「谢谢,谢谢你。」张雨感激的说。但显然一米九的人去扶一米五五的娇小的女教师有点无从着力,于是皮纳尔问张雨能否直接让他背着走,张雨有些不好意思,但是确实没别的办法,只好羞涩的答应了。

  一路上吸引了很多陌生人的目光,张雨脸红到了脖子根上,心里一直念叨到家就好了,到时候还要好好谢谢人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