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新版武松和嫂嫂
新版武松和嫂嫂
北宋末年,朝廷昏暗,皇帝懦弱无能,小人专权,朝野之中一片混乱。如此内忧外患的局势自然激起了民众的愤怒,许多人纷纷起义发动民变,占山为王,打着外歼强敌,内讨不臣的口号,与官府朝廷做斗争。梁山泊就是其中比较大的一支力量。朝廷好几次派军前往镇压都无功而返。

一时之间,普通民众对梁山泊名号谈之色变。武大郎是一个卖烧饼店的老板,自己也有几分家产,过的还算富足。只是他的五短身材和丑陋的相貌让他没有达官显贵那么出名。不过值得一题的是他的妻子潘金莲是一个十足的大美女。只有双十年华的她生的花容玉貌,身材也十分高挑,平时穿着十分性感,想让人认不出都难。

本来她嫁给武大郎是看中他的家产,可是后来才发现他长的又难看性格又老实,心中就不喜,恰好她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结识了家住附近的大官人西门庆。

西门庆身材高大,虎背熊腰,四肢孔武有力,是一个实打实的肌肉猛男,而且他的面貌也长得十分阳光威猛。潘金莲一见就喜欢上了,从此眉来眼去,经常一起出去约会。也就武大郎这个老实人还闷在鼓里。

这天,西门庆突然找到潘金莲,说武大郎的弟弟武松勾结梁山泊贼寇,想要背叛朝廷。现在全城都在发告示通缉捉拿武松呢。事不宜迟,我们得赶紧走,撇清和武大郎的关系,你去看看有什么办法把他的家产一起偷过来。二人一阵商量之后,最终决定潘金莲去杀了武大郎,带上钱财连夜逃走。

回到家中,潘金莲装作什么也不知道。到了晚上,二人云雨过后,光着身子倒在床上,潘金莲忽然凑近武大郎的耳边:「夫君,我想和你说见事。」「娘子,说吧。」他没有看见一条粉嫩的大腿慢慢的移到了武大郎两腿中间。

「我想踢你蛋蛋了。」潘金莲娇声说道,同时,白嫩的玉腿猛的顶向武大郎双腿大开的裆部,坚硬的膝盖部位狠狠的击中了武大郎的蛋蛋。「啊啊啊啊啊!」武大郎痛的从床上蹦了起来,又狠狠的砸在床上,双手捂着要害部位不停的打着滚。

潘金莲双手拉开武大郎捂裆的手,照着下体又是狠狠一腿,玉腿由下而上击中蛋蛋,将整个生殖器顶的乱飞。

「嗷嗷!」武大郎惨叫着扭动着身体,过了好一会儿才气喘吁吁的停下来,两手不停的抚弄着受伤的蛋蛋,双腿大开好让它们免受挤压。潘金莲以前也会经常找武大郎玩bb,但每次她都是轻轻的踢,踢完过一会就不痛了,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使命踢过。正当她想着今天为什么是这样的时候,忽然看见一条修长的美腿携带着逼人的气势狠狠朝自己飞过来,吓得他立马闭上了眼。

第二章武大郎的痛苦(中)。

武大郎恐惧的闭上了眼,但是忘记了夹紧双腿,潘金莲的修长美腿得以轻易的突破防线,对中门大开的裆部实施惨绝人寰的打击。啪的一声一脚踢中了蛋蛋。

「哦啊啊啊!」武大郎惨叫数声,直接被踢到了床下,两个蛋蛋在挤压之下发着惨痛的哀号,很快高高的肿了起来,武大郎四肢无力的躺在地上浑身发抖,嘴角不停的抽搐着,甚至都无法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你,你……」「我怎么啦,是不是弄的你很爽呢?是不是有一种想射的冲动呢?」潘金莲看了一眼肿大的下体,娇笑道。武大郎拼命的摇头,想要否认,可他胯下的那根却不听话的鼓了起来,雄赳赳气昂昂的挺立着。「呵呵,看来你还想要啊,要不要娘子帮你弄啊。」说着,舞动妖媚的身子,轻轻的握住男根,小手慢慢的揉搓起来「哦哦,快点,用力。」武大郎刚才还痛苦不已的脸色变的一片潮红,不禁大声催促道。潘金莲一边加速的套弄着鸡鸡,同时将另一只白皙的玉手悄悄的攀上了阴囊部位,轻轻抓住了蛋蛋。「嗷!」武大郎低吼一声,在玉手温情的套弄之下狠狠的射了一发,在确认武大郎全部射出来之后,潘金莲忽然坏坏一笑,放在裆部的娇嫩玉手对着蛋蛋使劲的捏了下去。

「嗷!」武大郎完全没有准备,痛的惨叫一声,随着潘金莲小手在蛋蛋上不停的使劲揉捏,武大郎的惨叫声越来越大,他一边颤抖着身躯,一边指着潘金莲说不出话来。潘金莲看着武大郎阴茎口渗出的白色液体,笑的更欢了。

「哈哈,这么快就不行了?人家还没玩够呢。」听得武大郎心中哀号不止心想也不知这女人发什么疯,看来今晚会十分刺激。想到这里,蛋蛋上的小手又是一记狠狠的掐捏,武大郎几乎要痛的昏过去。看着倒在地上哀号不止的武大郎,潘金莲忽然恶狠狠的说道:「真不知道我上辈子造了什么孽,竟然嫁给你这个又矮又矬的丑八怪,每晚我都要忍着恶心和你睡,知道吗?我忍你很久了。现在你那个当都头的弟弟又被官府通缉,我算是倒了血霉了。」「什么?武松与梁山泊勾结?怎么可能?不,不会的,我不相信武松会干出这种事,他不是这种人!」武大郎歇斯底里的大吼道。潘金莲冷笑「哼哼,都到了这时候你还护着你那不靠谱的弟弟么?看来我以前真是瞎了眼,竟然看上了你这个冥顽不灵的家伙。不怕告诉你,我已经背着你找了一个情人,西门庆比你靠谱一百倍。」「你……」武大郎气的几乎要咬碎钢牙,用手指着潘金莲,婊子二字一直憋在口里怎么也吐不出。他实在没有潘金莲竟然会背叛他。潘金莲没有丝毫怜悯的看着他:「这一切只能怪你和你那该死的弟弟不争气。现在你只有两条路选择,把你全身的家当都交出来,放你一条生路,否则的话,别怪我不留情面!」武大郎仿佛没有听到似的,呆呆的坐在地上,嘴里不停的念叨着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

第三章武大郎的痛苦(下)。

「别废话,婆婆妈妈的是男人吗?」潘金莲突然飞起一脚踢中武大郎的裆部。

要说潘金莲的脚就跟她的名字一样,是名副其实的三寸金莲。那脚小的一只手都能握的过来。性感的小蛮足又白又嫩,武大郎每天都会忍不住狠狠的把玩一番。

如今这对让他爱不释手的小脚让武大郎坠入了痛苦的深渊。

娇嫩的蛮足狠狠的击中武大郎的蛋蛋,痛的他几乎要跳起来,潘金莲一鼓作气的朝着武大郎的裆部猛踢,白皙的大腿和娇嫩的小脚仿佛发春一般的猛烈挥动,一次次的在武大郎脆弱的下体上做着折返运动,「啊啊啊啊啊!」武大郎歇斯底里的吼着,仿佛只有呐喊才能缓解他所承受的巨大痛苦,潘金莲毫不留情的踢了一脚又一脚,一边踢一边还不停的咒骂着。等到潘金莲微微气喘的停下来的时候,武大郎的下体已经伤痕累累,红肿的不像话了。

潘金莲的白嫩小脚轻轻的踩住武大郎的下体:「怎么样?被人家的脚弄的爽吗?是不是很想再来一发?」潘金莲充满魅惑的笑着,同时优雅的转动着性感的腰肢,扭动着丰腴的美臀,带动玉足在蛋蛋上碾动着。狠狠的刺激着武大郎脆弱的神经。痛并快乐的感觉让他的鸡鸡开始重展雄风,就在即将达到高潮准备发射炮弹的时候小脚突然猛的踩了下去,将蛋蛋踩的变形。

「啊!」武大郎痛呼一声,下体剧烈的萎缩着。潘金莲的粉嫩小脚狠狠的将蛋蛋固定在脚底,正准备发力将蛋蛋踩爆结果掉武大郎,不想蛋蛋的表皮十分滑溜,一用力就滚出了脚底。潘金莲有些恼怒的对着顽皮的蛋蛋又是一阵踢,剧烈的疼痛使武大郎晕了过去。

等到他醒过来的时候惊恐的发现自己的四肢分别被绑在了四个铁架子上,整个人赤裸着躺在地板上成一个大字。潘金莲则是穿了一套白色的衣群,脚蹬一双金色的绣花布鞋,整个人看上去成熟性感,魅力无匹。若是在平时说不定武大郎还会盯着看但此时此刻实在没有那个心思,呆呆的看着天花板。潘金莲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根跳舞用的彩带,绑在阴茎和阴囊的连接处,将阴囊束紧,这样一来,蛋蛋的活动空间就几乎没有了。

武大郎看了潘金莲的举动吓得叫了起来:「不要啊!」潘金莲没有理他,看着因为挤压而严重充血的蛋蛋「这回看你还怎么跑。」看着潘金莲脚上的鞋,武大郎知道自己这回是凶多吉少,肯定是蛋碎人亡了。锁性就放弃了抵抗,一脸平静的看着迅速朝自己飞来的白皙美腿。碰的一声响,坚硬的鞋头部位狠狠的撞在蛋蛋中间。

「嗷嗷嗷嗷!」这一脚给武大郎带来的痛楚比前面的要大的多。此时的蛋蛋被勒紧,比平时放松状态下要敏感的多,而且穿鞋子踢也比光脚踢的威力更大,武大郎觉得意识正在远离自己而去,仿佛下一刻就会晕倒。正在这个时候,一声雷霆般的巨吼让他一下子清醒过来。

第四章西门庆的悲剧。

却说武松犯了事,赶紧逃回家中准备让武大郎离开这里。他刚一进房门就听见了武大郎歇斯底里的惨叫声。他心里大惊,难道自己来晚了一步,武大郎已经被官府的人抓了?想到这里,他不再迟疑,三步两步的冲上楼打开了房门。进去后武松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场景,自己的哥哥浑身赤条条的绑在地上,他的身边有一个穿着性感的美貌女子,武松自从在阳谷县当了都头后就没回过家,并不认识潘金莲。直觉觉得这个女人来意不善。

于是大吼一声:「你想干什么!快放了我哥!」潘金莲看到是武松进来了一开始有些慌张,她虽然没见过武松但却知道他有着打死老虎的本领,再一看长的虎背熊腰,身强体壮的大汉,自己只是一个弱女子哪里是他的对手,但又一想自己可是有些他哥哥当做人质想到这里她又放下心来。潘金莲对着武松魅惑的一笑,同时悄悄地将一只小脚伸向了武大郎的裆部,脚尖处轻轻的点在了蛋蛋上。

武松将两只铜铃般的眼睛瞪得老大,他已经明白这个恶毒的女子要干什么了。

「你这个贱女人!你想干嘛!快放了我哥!」武松一脸狰狞可怖的大吼道。潘金莲一脸笑意的看着他「哎呦,武松弟弟,你可不要乱来哦,不然的话,我很可能会控制不住我这只脚的。」说着,她还用绣花鞋的鞋底在蛋蛋上面狠狠一碾。

「嗷!」武大郎又痛的惨叫一声,面部不停的抽搐着,整个脸都扭曲了起来。

「大哥!」武松惊呼一声,牙齿几乎要咬碎了,但是他可不敢轻举妄动,他怕这个疯女人又要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好不容易平静了下来:「你到底要怎样才能放过我哥。」「这个嘛。」潘金莲两眼滴溜溜的看了武松几眼,觉得这个武松倒是长的一表人才,又身强体壮,比武大郎不知道好多少倍。忽然嘿嘿笑道:

「我想要你做我情人。」

武松老脸一红:「那是不可能的,你别做梦了!」「那就…」潘金莲笑容不减,同时小脚猛的踩了下去。武松绝望的闭上了眼,他看到了潘金莲修长的玉腿上肌肉的变化,要是踩准了武大郎的蛋蛋肯定就碎了。果不其然,这致命的一脚直接让一颗蛋蛋爆在了鞋底。武大郎眼前一黑,彻底晕过去了。潘金莲第一次踢爆男人的蛋蛋,感觉很好,她很享受这种掌控生死的感觉,她发现她已经喜欢上这种感觉了。

潘金莲迅速的踩住了另一个睾丸。对着昏迷不醒的武大郎说了句再见了,夫君。随后脚上用力一踩,啪兹一声踩爆了这个蛋蛋,武大郎在昏迷当中彻底的断了气。这时候,武松才反应过来,他凶神恶煞的看着潘金莲:「臭女人,还我哥命来!」武松悲愤的大吼一声,朝着潘金莲扑过去,看着架势仿佛要将潘金莲撕碎才甘心。

正在这时,窗口一声巨响,一个人影从窗户外面扑进来,和武松扭打在了一起,正是西门庆。

二人在地上足足撕打了五六分钟。本来西门庆不是武松的对手,但他胜在突然,武松还没有防备就扑上去按住武松。一时之间,二人还真分不出胜负来。不过很快,西门庆毕竟不是武松对手,差距还很大,很快就反而被武松制住。

武松将怨气和愤怒全部发泄到了西门庆身上,三下五除二的就将他的手脚打的骨折,扔到地上,痛的他嗷嗷乱叫。这时候,谁都没有看见潘金莲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武松的身后。她看着将西门庆打到之后也是微微喘气的武松,突然对准裆部的位置一把掏了上去。武松没有想过有人竟然从后面掏了裆,反应过来已经太迟了。

潘金莲隔着薄薄的裤子很快就找到了蛋蛋的位置,武松的一对卵蛋比武大郎大多了,潘金莲的小手差点就握不住,调整了一下才抓了个满手。五只纤白的手指猛的用力,使命掐了下去。「哦哦!」武松哀嚎一声就想要挣脱,潘金莲知道武松不好对付所以始终用最大力捏着武松的蛋蛋,武松感到自己的下体越来越酸,越来越软,同时还有阵阵撕心裂肺的剧痛不停地侵袭着大脑。

武松强忍着剧痛和慢慢变得软弱无力的身体,咬紧钢牙,手往后捞,抓住了潘金莲捏蛋的小手,用力往外一掰,潘金莲就松开了蛋蛋,痛的直哼哼,武松毫不留情的将潘金莲踹倒,正准备上前杀了她给武大郎报仇,突然间想到此地不宜久留,自己现在可是全城通缉的对象,要是再杀了人那就不好了。于是他只能恶狠狠的对潘金莲道:「今天先放你一马。」刘连忙跳窗而出了。只剩下潘金莲和西门庆两人大眼瞪小眼的呆立在原地。

过了好一会儿,潘金莲才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看着还在地上几乎奄奄一息的西门庆,心里充满了厌恶。本来她觉得西门庆好歹是个有力气的高大汉子,虽然打不过武松,但是耗他一会总是可以的吧。没想到这么快就被打倒了,本来要是他能多撑一会儿,她的撩阴脚也能派上用场,至少不会那么轻易的让他逃走了,亏自己还背着武大郎和他乱搞,原来也是懦弱无能的一般货色。想到这里,潘金莲怒气攻心,接下来的事情再一次向广大人民证实了女人发飙,后果很严重这句话的真实性。只见她缓缓的走到西门庆旁边「既然那武松打断了你四肢,我就打断你的第五肢吧。」说着狠狠看了胯下一眼,西门庆吓得赶紧摇头,同时大声喊道不要!「不要?

迟了。」潘金莲冷笑一声忽然对准西门庆两腿中间一脚踢来,西门庆这回终于知道武大郎所受的痛楚了,这简直是要了自己的小命嘛。潘金莲狠狠的踢了一脚又一脚,西门庆开始浑身冒汗,身体抽搐,并剧烈的咳嗽起来。潘金莲却好像没有看到一般,突然她娇喝一声,猛地用力一脚踢在阴茎的中间部位,「碰」的一声响,海绵体直接被这暴力的一脚拦腰踢断。

「嗷嗷嗷!」西门庆惨叫数声就晕了过去,整根阴茎呈不规则的形状弯折着。

潘金莲将自己的绣花鞋小脚放在了西门庆红肿的卵蛋上。然后慢慢将脚抬起到最高,最后猛的一个下劈腿,坚硬的鞋底狠狠的砸在蛋蛋上,就这样连续的用力砸着,重复砸了七八脚,两个蛋蛋都爆在了潘金莲的绣花鞋小脚之下。潘金莲最后看了眼武大郎和潘金莲的尸体,以及他们惨不忍睹的下体,这才捂着受伤的手,缓缓的离开。